回家

上週五回家,決定獨自上路,因為想在一小時半的車程中好好聽歌。

剛弄了兩張精選,共19首歌給女友,我也自己燒錄了成兩張光碟,那都是很久沒聽了的歌。

這些歌不知何故都帶著傷感,聽了不想做愛只想擁抱。The Wallflowers的《One Headlight》,前奏至今還是我最愛的十大前奏之一,Catatonia的《Road rage》聽了數百次也不厭,女主音的歌聲時令人怜愛時令人甘被虐待。

但無關做愛。

下起毛毛雨。Coldplay的《Yellow》是首好歌,但我鮮少在人面前承認,太多人喜歡了,而我總愛扮清高。Mazzy Star的《Fade Into You》較能展示我的品味。

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婆婆躺在床上不能動了,醫生說她沒病,只是老了,器官功能退化。這代表等死嗎?

我在車廂內跟著Big Mountain唱起《Upful & Right》,不好聽,但車內只有我一人,不用被人批評。接著就是Pavement的《Range Life》,Supernaturals的《Trees》,兩首都與“我要的生活”有關,我差點流淚。

婆婆會死嗎?

我不知道,但人總是要死的。此刻,Cornershop的《Good to be on the road back home》響起。

特別感謝將車借出的gao gao

3 thoughts on “回家

Leave a Reply to 阿保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