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馬當巴錫補選

友人到檳城來5天,我也請了6天假。昨天他離開後,我今天一大早就駕摩哆到柏馬當巴錫採訪補選。長假後要重新投入工作不容易,做點吃力的工作不失為一個讓人快速重回崗位的好方法。


右邊是回教黨支持者,左邊是巫統支持者,雙方高喊阿X勿阿滂(肥友提醒,我快快改為中文,宗教極端主義者應該不會看)。警方夾在中間維持秩序,避免這班人吃飽沒事做,大打出手。


警方要求雙方撤離,雙方卻要求警方命令對方先撤離,最後巫統答應先走人。警方開路,數百輛摩哆噴煙離去,騎士發出鬼叫聲。巫統真的是栽培mat rempit的溫床呀!


一名巫統女領袖戴著口罩不斷拍手,高喊:“steady pemuda!”並說:“不是我們輸了,只是我們奉公守法,遵守國陣政府定的規舉。”

她又拍手又唸個不停,但沒人理他。她像一隻千年蜘蛛精一樣,那一班人看來就像隨時會咬死人的蜘蛛仔。她也像一個失常的老婦,把所有人當成自己那早已離家的孩子,讓農曆七月的白天顯得相當詭異。


女權主義一爆發,不是說笑的。警方趕完一班男人,卻來了一班女人,趕也趕不走。現在要打女人沒有以前這樣順手了。

8 thoughts on “柏馬當巴錫補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