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媚誰?講座會


圖說:媒體的表現令歐陽文風悲從中來?

(檳城7日訊)歐陽文風的“媒體媚誰?”講座會變成“媒體大享”丹斯里張曉卿旗下的記者和“反壟斷”派的“輕火力辯論會”。
 著名同性戀者、牧師、社會學家、作家歐陽文風于昨日受邀前來檳城韓江學院開講。
 當晚的出席者多是媒體工作者、傳播系學生和一些關心媒體發展的朋友們。雖然只有約百人,但場面絕不冷清。
 因為,今日的座席上分別坐著“媒體大享”丹斯里張曉卿旗下的記者,和“反壟斷”人士。
 在問答環節中,歐陽文風表示希望出席者發表意見。《星洲日報》的資深記者周新才發表了長達約10分鐘的言論,希望“反壟斷”人士可了解事情的另一面,贏得了出席者的掌聲。
 講座會主持人丁國亮在周新才講完後,馬上要求作出回應,使場面加溫。
 歐陽文風嘗試在兩人的言論中挑出可交流的論點,並多次強調需以理智態度看待“壟斷事件”。
 《星洲日報》的另名記者張燕芬認為,在談論“壟斷事件”前,我們必須先真正了解“壟斷”的定意。她提問,除了張曉卿旗下的4家報館,消費者還有另2家中文報可選,這算不算壟斷?
 “在經濟學(市場學)角度看來,這並不算壟斷。”她說。
 歐陽文風回應,在張曉卿開始進行收購時,《東方日報》尚未冒起,當時市場已很接近壟斷。但他不否定,我們有必要聽取經濟系專家的意見,了解“壟斷”的定義。
 最後,前《星洲日報》記者兼現任韓江學院副院長黃妙鸞出來“打圓場”。
歐陽文風也說:“講座會的結束好像只是個開始,兩派人應進行更多交流。”

一人一偉論

歐陽文風
 在壟斷的事件上,我們要對事不對人,認清禍首是誰?錯不在張曉卿或《星洲日報》,這是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問題。
 我們不能改變這市場,但我們可以立法。我們要做的就是要求政治家、政府立法,阻止壟斷的現象。若他們不肯,那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
 我們需理智地認定問題,而不是針對其旗下的記者,他們不是我們的敵人,而是同業。
 新聞同業在這時更需站在一起互相扶持,當然,除非他們說壟斷是好的,但相信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支持壟斷。
 在情緒上,我們都有護主的心態,但我們必須讓它沉澱下來,以和平、理性、冷靜的方式去思考問題。
 我們必須把《星洲日報》和張曉卿分開來看,很多《星洲日報》高層就是做不到這一點。
 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星洲日報》資深記者周新才
 反壟斷人士在說張曉卿壟斷前,應該看清一個事實。其實是出版准證壟斷了整個報業,當權者一個電話就可以改變報章的封面新聞。
 單從學術角度出發的批評會與現實脫節,我們該認清現實在那里?當初我當記者時,市場上共有8家中文報,現在只剩6家,我們更應好好愛護這些報章,一些運動只會對它們造成影響。
 現在的年輕人都愛上網閱報,如果關心、支持中文報的話,就請多買幾份,或在中文報上打廣告。
 “你們說星洲被壟斷?我告訴你們,我在5家報館當過記者,星洲是唯一能讓我暢所欲言的一家。”


 
講座會主持人 丁國亮
 去年反壟斷的運動並沒由任何一個組織來推動。只是有一群擁有簡單概念的人,認為應做些事而引發的。我也不知道這顆“雪球”為什麼會越滾越大,從吉隆坡至新山,再來到檳城。
 非政府組織當時挑戰《星洲日報》一起到國安部反抗出版法令,被人認為是種“找渣”的行為,我認為這需看到底我們用什麼角度看待。
 我也是前《星洲日報》的記者,去年反壟斷的人士當中,也有很多《星洲日報》的學記,難道我不懂里面(《星洲日報》內部)的事情嗎?
 中文報界有一種思維,就是把東西二分法。要就是“壟斷”,要不就是“反壟斷”。
 我反壟斷,結果丁國亮這三個字從此不會再出現在《星洲日報》內。

《星洲日報》記者張燕芬
 微軟會被起訴全因美國法律的問題。美國有項反壟斷法令,但我國沒有。反壟斷人士是否應採取更實際的行動,去要求政府立法?
 在市場上,我們仍有選擇報章的空間,從市場學的角度看這不算壟斷。也許,壟斷人士或記者在使用“壟斷”這字眼前,應更清楚地定義,避免誤導全國人民。
 

 
出席者黃詠豪
 今晚我不說就會睡不著覺!其實我們可以從美國微軟的案件來了解壟斷的定義。
 雖然市場上還有其他電腦,但微軟被美國政府提控,這是否意味著微軟用其他手段來霸了市場,這值得我們深思。
 有朋友對我說,馬來西亞是個非常支持壟斷的國家,看看電源、家用電訊公司就好,我們只有一個選擇。
 雖說壟斷,但我最欣賞的還是《星洲日報》。它有大報的風格,我一份可重看6次,不像一些報章,根本不能看!我看了15分鐘就發覺沒東些看了,希望他們會開掘新方向。
 

 
韓江學院副院長黃妙鸞
 年輕的朋友們沒在新聞界上工作,也沒體驗過走在鋼索上工作的感受,所以才可站在較高格的平台上吶喊。
 《星洲日報》記者周新才所說的都是對的(對不起,這段是misscoded了,黃妙鸞是向出席者解釋為何周新才會說那番話,並表示周新才是個通才記者)。他在報界工作多年,經歷了報館倒閉,沒飯吃的苦日子。
 但我也不否定年輕人的聲音的重要性。因為若一個社會沒有年輕的聲音,那這個社會就沒救了。
 媒體工作者應用有限的空間去突破無限。這是一個需要思考的講座會,希望不會反而增加了誤會。

圖片:


圖說:媒體工作者認真聆聽,眼睛眨也不眨。


圖說:周新才發表了長達約10分鐘的言論,引起出席者的留意。

9 thoughts on “媒體媚誰?講座會

  1. >禍首是誰?
    >錯不在張曉卿或《星洲日報》,這是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問題。

    原來千錯萬錯,全都是社會的錯。

  2. 这样serious的文章出现在这里。

    简直再次的证明junkiewonderland.com是文坛精英。

    比起什么拉丁姨那种低级及没有下文的文章好多了。

    但是本人还是喜欢《奇案記》。

  3. 幸好我没出席这样的场合,要不然我大概会笑翻吧。他们到底知道什么是反托拉斯法吗?垄断和反托拉斯法其实是两回事。两边都在用错误的定义谈错误的结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