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度大測試

檳州新政府剛說不採用新經濟政策,避免縱容朋黨主義、貪污及行政體系效率低落。檳州馬來商會主席里查召開記者會,針對這件事他說:“馬來商家原有的權益不該被取消。”

他也說:“不能說改就改。”
他也說:“新經濟政策需長期性,才有效果。”
他也說:“malays’ agenda shouldn’t be compromised.”
他也說:“檳州副首長應由馬來人做。”
他也說:“檳州其他州議員應都被委任為行政議員(3個公正黨+1個回教黨)。”
他也說:“馬來領袖(副首長+行政議員)確保馬來人的發展。”
他也說:“今屆大選的成績證明首相阿都拉讓人民做選擇。”
他也說:“檳州馬來人被邊緣化。”

他認為新政府有責任助馬來人發展,以下是馬來人需被幫忙的理由:

  • 70%的檳州巫籍人民是受薪人士
  • 多數檳州巫籍人民在工廠工作,也有些是工資低的公務員
  • 只有5%的巫籍工廠員工掌高職,其他的就是管理階層、操作員及勞工
  • 與其他種族相比,極少數的巫籍是專業人士
  • 與其他種族相比,極少數的巫籍成為企業家
  • 與其他種族相比,巫籍家庭的總收入最低
  • 巫籍只擁有2%的東北區產業,及17%的西南區產業
  • 大多數的巫籍(檳島)住在保留地
  • 與其他種族相比,大多數巫籍的生活素質在下降中
  • 越來越多巫籍搬去威省及“策略相對性不佳”的地點
  • 巫籍的社會問題在急速增加中
  • 據“地點性政治”的角度考量,普遍上,檳州巫籍人民被昂貴的住宅區邊緣化了,因為沒能力購買

你們罵了多少次粗口?
1次=佛陀(阿彌 lan hood)
>10次=有偷偷自慰的和尚
>50次=參加佛學班的老姨
>100次=騙陳玉鐘說他會贏林冠英的假和尚
>200次=騙女性上床的神棍

13 thoughts on “容忍度大測試

  1. 如果我如此模糊地說:「他的前提或許正確,但推論視乎不見得可以成立,」會不會被罵說是個出賣民族的漢奸呢?

  2. 我前兩天去參加吉隆坡星洲辦的那個很多政治人物,結果還來了個蔡細歷的政治講座。郭素沁在講座上重覆至少兩次:「我們行動黨是不走族群路線的,我們行動黨是要照顧各種族福利的。」

    言者有沒有心我不知道,聽者有甚麼意我也不知道。反正吃飽閒閒沒事幹,僅僅轉錄郭素沁的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