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appening

剛去看了惡評如潮的《The Happening》,晚上9點半場。老實說在戲院里的一小時半沒有冷場惹人打瞌睡。

友人也在同一天看,傍晚6點進場前他sms來說,看完後將第一時間告訴我結劇。他最愛當Spoiler了,這種人最臭心。結果他真的sms來了,但說沒東西講。

《The Happening》的結劇沒有“原來如此”,故事就這樣淡淡結束了。故事說,疑植物們要報復人類而結盟起來放毒氣,它們會選攻人口密度高的地區,後來英明的男主角發現了這個模式,而叫一起逃亡的人們分散成小組。

導演用一陣風來表現這種攻擊,毒氣是乘風而來的。一見風吹草動,你就知道你的死期到了,街上的人突然後站立不動,過後就會輪流就地取材自殺。

看頭就在他們自殺的場面。

又後來,植物們好像聰明了,連一個人的人口密度區也攻擊了,令男女主角不解,但他們不想分開死,就勇敢地跑了出來吹風牽手。

媽的!不知是不是陳翠梅 Love Conquers All 或什麼的,男女主角並沒給毒風吹死,然後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結劇前,導演再讓毒風攻擊其他地區,以示:臭人是沒有那樣容易死的。

如果你能認同這樣的結劇,那你才會明白為何這出戲叫 The Happening。

19 thoughts on “The Happening

  1. 看來是一部看完後會覺得很肚爛的電影…金雞試雞泥,你在銀幕打出”The end”的時候有在椅子下面比中指嗎?

  2. Kung Fu Panda让我在戏院里笑到失控。。
    连坐在隔壁的陌生印度大兄也被我吓倒了。

  3. 爆米花是至肥零食来的哦,少吃少吃。。但是有笑到坐在我前面的小孩都回头来望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