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夫的貪念


不到24小時,峇拉蘇巴馬廉突然宣佈收回之前宣誓書的所有內容,並說之前是被逼簽的。

報紙好像沒寫,但有人告訴我說,峇拉蘇巴馬廉在風光和安華握手拍照之後,就被警員請去喝茶。他的律師代表向媒題發言時,以“我對政府失望,我很壓力“這句話來結尾。

很明顯的,不管峇拉蘇巴馬廉對納結的指責屬不屬實,以前當過警員的峇拉蘇巴馬廉應該是有把柄被政府捉住了,他們翻了他的臭底,所以他才被逼乖乖聽話。

或這只是安華的計謀,要人民更討厭巫統?你現在一定偏向相信納吉陷害了安華。

我們也許可以這樣假設:安華的確插了賽夫,納吉的確插了阿旦杜亞,現在的馬來領袖就是愛插人屁眼,並以男插男為最高級。

賽夫被插了跑去向納吉推銷找好處,這比阿旦杜亞被插了跑去威脅納吉來得高明。正上演的這場屁眼政治由屁眼男女的貪念引發,而進一步成為兩名領袖用來對付對方的籌碼。

說到底也只是一場兒女私情罷了,怪不得伯拉看了會打瞌睡。

但另個人的貪念因此而浮現,想趁機撈一筆。峇拉蘇巴馬廉有臭底?說不定他也曾插了誰。

4 thoughts on “賽夫的貪念

  1. tongwei兄,
    別想歪,我又不是indah water,他們才通屎渠!呵呵!

    令人納悶的是,以後無論誰做我們下任首相,他都有肛交的嫌疑!拖衰家……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