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一直以來,媒體都以旁觀角度看政治,但在在出版法令的控制下,傳統媒體受限制,所以才有傳出“新聞自由!”這種慘叫聲。

廢除出版法令又怎樣?還有內安法令,星洲日報的記者陳雲清被捉了,有人說她有哭,有人說沒有,不過昨晚在警局前集合的一些女記者哭了。

由始自終,我相信Ah mad 哥有發表華人寄居論。即使他沒講,他後來的猶太人論、攻擊許子根的言論、他馬仔撕許子根玉照的行為,也同樣具煽動性,也同樣會分裂華巫兩大種族。

這更讓我相信他有講過華人寄居論。

無論 ah mad 他後來如何小便,我都認為他有講過,然後陳雲清寫了出來,然後引起華社不滿,要求他道歉,然後巫統凍結他黨籍3年。事情該這樣結束。

但這件事對某方產生了大大的不利,所以王牌內安法令才會被使出來,說沒有政治動機是沒人會相信的。這次媒體被拖了下水,媒體會保持沉默,或者來場反攻?若說陳雲清今年犯虎爺,可能虎爺也會跳出來喊冤。其實也不管虎爺的事啦。

章瑛昨晚到警局前的集會地點,領唱周華健的《朋友》。我一直以為《朋友》只是婚禮中的最後一首,由新郎或新娘同學上台合唱的歌,想不到在這種場合也可派上用場。我終算大開眼界,上了寶貴的一課。

回到家,我看到天天醉倒的屋友醉倒在沙發上,這讓我堅信人生也有美好的一面,陳雲清很快就會被釋放,接過蘇東叔的花束。

7 thoughts on “朋友

  1. 好像是冻结党职,好像不是党籍。
    也好像是因为破坏国阵成员党之间友好关系,好像没说是关系“寄居”事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