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賤

上次夢見丁福南也許是個警訊。

昨天沒上班,但收到消息說丁福南不會競選任何高職,下午就趕回報館。雖然第一個感覺是不想寫(丁福南打不打,只是個八卦新聞)但因為太多現實、不可預料的因素,最後我還是寫了,不足300字。

沒上班也回報館寫新聞,單憑這種自發性,應該可以獲領勤工獎,花紅多到用不完。

獎你老母!

今天丁福南宣布打副主席一職,最慘的是《光明日報》早報已搶先一步報導,而且是從丁福南嘴里 quote 出來的。

總社認為我們今天早報的“丁福南不打高職”讓《中國報》看來像白痴。

也許你會問,為何收到消息時沒向丁福南求證?
籍(藉)口可以是他沒聽電話,但真正原因是我沒想到,再說,若當時詢問丁福南,他會告訴我嗎?

也許你認為沒問就不知道,為何他又願意告訴光明說他要打呢?
如果光明昨天的晚報沒有這則新聞,很可能丁福南是在昨晚臨時改變主意的。

我相信我的消息來源,丁福南原本是決定不打的,臨時為何會改變主意?政局急變呀老兄!丁福南自己也說過了,每個小時都不一樣。

據可靠消息透露,真正的原因是,丁福南最後被說服了。總社要求解釋變白痴的原因時,我這麼說。

我很惱怒,很後悔,感覺像《中國報》一樣看來像白痴,也上了保(寶)貴的一堂課,但不是收到消息時要求證,也不是需要堅持不寫這種新聞的信念,而是:假期就是假期。

18 thoughts on “犯賤

  1. 恭喜你,终于悟出这样的道理了,哈哈!好啦,加油啦,下次一定轮到你写独家中的独家啦!

  2. 不在槟城几天,好像跟不上这里的步伐了。丁福南只想当北马大王。这样子谁是不用竟选就当署理主席的?本来一堆人,突然没人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