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寫什麼我也想寫的壞習慣。

看見有人寫起17年的朋友,我也突然想起其實我也有一個17年的朋友。
陳習勤在17年前或16年前的一個放學後的午後,跟我下棋,就在學校內老師所用的停車位的地上,他爸爸來帶他了他也不知。
他爸爸站在他後面,看他努力地思考,我抬頭,正想叫他,但他爸爸向我眨眼表示讓他玩完吧。
最後,是誰胜了我倒忘了。這是我對他的最早記憶。
5年小學都同班,但我們因身高差距的關係而一直都對角分開,他坐右上角,我坐左下角,其實也沒機會講什麼的,有也已忘了吧。
一直到中三,我們一起換到別班,他就變成我唯一的“親人”,但那年也沒什麼友情可言啦,一天過一天的,對什麼也不會認真的年代。
中四是我改變最大的一年,大家都散了,修讀學科也非常的不同,陳習勤成績太好不幸被換到第一班,那是動物園戰場呀。
他在中四每天的下課都走一段路來找我班,吃面包談天半小時,然後就維持住了。第一次一起看戲(Independence’s day),他載我回家後就談談談談談談談談談談談談談談,我最後說今晚不用回吧………….
友情是什麼?我也不懂,只是如果他死了我會哭吧。不講了,越來越肉麻,免得女朋友懷疑我同性戀。非常感激陳習勤一直以來對我的包容和支持。

3 thoughts on “人家寫什麼我也想寫的壞習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