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

18世紀的法國,有個叫法國繪畫學院的東西,他們把不同題材的畫依重要性排序,居首的是歷史畫(古希臘羅馬時代的高尚氣息,或聖經道德寓言),第二是肖像(尤其是國王或王后),第三是風景畫,排在後的叫風俗畫(平民的家常生活)。

根據18世紀的法國繪畫學院,一位偉大的畫家不應該畫風俗畫,但每個時代就是會有一些較特別的人,畫家夏丹是其中一個。

20世紀的人較踏實,21世紀的人心較野,隨著資訊科技的神速進化而安份不下來,不懂得珍惜平平無奇的靜謐,而好求響亮的艷麗。于是,你們所展現的自我流于表面,嚴缺內涵。畢竟,展現漂亮的肉體比展現漂亮的想法簡單得多。


這幅作品叫《檳城醫院的病房》,當然,這是18世紀法國的叫法,叫它《剩飯、香蕉和乳頭》比較20世紀,21世紀的叫法應該是《性、演化、達爾文》。

沒有大光圈,背景沒有蒙蒙,沒有用 photoshop 將照片變黑白卻留下香蕉的黃色,沒有跑到老遠用200mm zoom 左邊那粒乳頭,沒有50mm更沒有廣角鏡。

普魯斯特曾經說過,夏丹讓我們發現,一顆洋梨可以像一個女人一樣充滿生氣,一只罐子也可以像一顆寶石一般美麗。

2 thoughts on “禮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