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happy hipster

週日沒工作,他醒來後就開冷氣迎接炎熱的一天。

吃完brunch後,他決定練習彈鋼琴,但一章練習曲未彈完,他就改變了主意。聽巴哈,躺在沙發上翻閱雜誌。明明剛睡醒,但睡意又來襲,他馬上坐直身了,放下手上的雜誌,關掉巴哈。客廳恢復一陣寂靜。

“開.電.視.機”他對著牆上那台42吋LCD說。

聲控電視應聲操作,他起身到廚房倒了一杯冷開水, 一口飲盡。他回到沙發,換了數次台,沒有任何節目吸引他。睡意又來襲,他需要的是一杯咖啡,他又走回廚房,站在咖啡機前呆了一陣子。

他最後決定到房間換衣,將iPhone、iPod、iPad和尚未看完的《the secret》收進背包里,拿了車匙就出門。

在coffee bean排長龍點了一杯冰拿鐵後,他幸運地找到了一個座位。吮了一口咖啡,他心情愉快了一些,他從背包內拿出《the secret》,讀得入神。

“ i i i was born in beijing…”背包內傳了黎明的歌聲,他伸手進背包內翻抄出手機,展露了微笑。

6 thoughts on “unhappy hip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