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十五

有一種說法,很多人渡過的母親節沒有母親,渡過的父親節沒有父親,所以,沒有情人的情人節又算什麼?根本不需自哎自怨。

可是,在新的一年里,情人節比母親節和父親和兒童節來得早,沒有情人的他開始了今年的第一個自怜。

“那個xxx已結婚了,你怎樣……”
“就是囉……有女友就帶回來吃飯吧……”

母親唸完,父親馬上接口。對父母來說,2月14日沒有意義,但對元宵節有感,今年元宵節恰逢情人節,中西情人節雙合,他父親在吃晚餐前還特定拿出墨寶,揮春寫下“喜相逢”三個大字,準備送給這兒子,以期帶來好意頭。

元宵節恰逢情人節,下次是2033年。19年後,父母還會健在嗎?還會唸他快帶女人回來吃飯嗎?到那時候,他們應該是死了。

“沒有……”他低著頭,邊吃邊回答父母。

他加速吃掉晚餐,到客廳翻開晚報,在今天集體註冊結婚的情侶一對又一對,新聞一版又一版;他放下報紙,也打消了開iPad的念頭,今天的facebook、報紙、電台、電視機……不都是充斥著一樣的東西嗎?14214,就讓他們一起去死吧!

難道要單身一生?他不是不能接受自己如此,不下十次追女失敗後,他幾乎已放棄並接受。不過,身旁的父母總是會選時機讓他受傷,他生氣,又感到一絲愧疚。

“如果你是gay的,也帶他回來吃飯呀……”父母突然像舞台劇中的演員般,齊聲說出這一句台詞。

他將他們砍死後,看著壁鐘,還剩5分鐘,這可笑的一天就將過去。

情人節里身邊沒有情人,不是最慘,最慘的是情人節里沒有情人,但有嘮叨的父母在身邊。

窮夫妻,富夫妻

我們這對窮夫婦,哀百日才有一日可以喝DOME的咖啡。其實也很不捨得,但問題是偏偏認識了他們這對有錢夫婦。

雖然說他們總會吵著要請客,但妻子說不好,我也要顧及面子和尊嚴。

窮夫婦和有錢夫婦做朋友沒問題,久久出來一次喝貴咖啡沒問題。窮夫婦像豆乾,像咸菜;有錢夫婦光鮮,亮麗,這也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年輕妻子的那兩粒奶,太大了,太露了。

我們一直求他,別在我們面前拍打他妻子的手臂,因為即使是小拍,那兩粒奶也會震動起來,令人不看不行。我和妻子討論很多次後,決定正式向他提出要求,但他總會說話說到一半,不小心又去拍妻子的手臂。我們認為他是故意的。

回家後,我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風扇,然後討論起下午發生的事。我勃起了,馬上關燈道晚安。

貧賤夫妻百日哀,淫賤夫妻每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動

她進城主持會議,經理又堅持派人去機場載她。這次的司機瞞著上司騎摩哆去,不過是一輛Aprilia SHIVER 750,不會失禮。

小伙子打開頭盔眼罩自我介紹,她看到那雙眼睛和眉宇,記憶回到40年前,身子微微發抖。

也不知道當年有沒有愛過那一個眉清目秀的男人。或許是當時的社會太保守,愛的感覺總是偷偷摸摸,躲躲閃閃,想捉也捉不住。

她挺腰坐在Aprilia上,與伏身在汽油缸上的司機有一段距離,之間放著她的輕便行李。Aprilia在車子之間穿梭,她打開頭盔眼罩,觀看藍空。

咦!那不就是白云纏繞著藍天嗎?

去到dominant和弦,高潮理應降臨,但黃韻玲決定降3,一聲呵~就直接跳過高潮,把情感直接帶到遺憾之中。

畢竟當年她的確沒有高潮過。現在要從頭喜歡,牽手,接吻,摸來摸去……再高潮,也已來不及。算了。

Aprilia上的她決定鼓起勇氣,懷念記憶中的男人。她環抱眼前的男人,聞到的卻是當年那件皮夾克的味道。

“老總,抱緊了!” 他側頭,在頭盔中大聲喊,Aprilia進入了大道。

她聽不清楚他說什麼,只是心臟突然呯呯跳動,然後濕了。

我是說臉頰。

數綿羊

他失眠了。他身體很累,但情緒有點亢奮,一直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他想要開著幕簾沖涼很久了,今天終於踏出了一步。水從頭頂處洒下,他感覺到背后有數對的眼睛在注視,他沒有回望,擠了一點沐浴露就往身上塗,直到泡泡布滿全身。

他勃起,期待有人會走進他的間格,把幕簾關上;但沒有,他再擠了一點沐浴露,塗在臀部上,把雙腳分開,收縮了臀部肌肉數次,像是一種表演。

最終都沒有人進來,但他並不感到失望。

他躺在床上,開始數綿羊,一、二、三、四……但腦中的影像卻變成舉啞鈴;舉啞鈴和數綿羊都一樣的吧!他如此認為。不過,他錯了,數到八時,他停下,換個姿式再從頭數起。一、二、三、四……

這一晚,他失眠了。

背后的故事

*今天才懂兒子是同性戀
今天我才知道自己的兒子也是基佬。搞基當然要瞞著父母,這也算是一種孝道。
兒子被基佬騙子騙金又騙精,這不算什麼,但太過擔心自己可能已染上愛滋,才會對我坦白。
我陪他到記者會,其也受害者與兒子的年齡相仿,個個都一副經不起打擊的樣子,他媽的草苺基。我們那年代的基佬,堅強精明又孝順,結婚生子向父母交待后,才出來玩。
這幾十年來,我都沒被騙過,也沒染上愛滋。

*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他是我的第四個男朋友,但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在記者會上,我這樣告訴記者,相信沒有一個記者可以理解。雖然那個負心漢在做愛時取女性角色,但他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所謂基佬,就是愛男人的男人;要插,就插男人,而不是扮成女人的男人,不然更好去插女人,學人搞什麼基?
我之前的三位男朋友在做愛時像女人,不斷狂叫oh my god、不斷催我大力一點不要停,真是煩死人。他就不同,他被我插時,流下了淚,那是源自男人自尊的液汁。

*被逼和他發生性關係
我是被逼的,但說了也沒有人會相信。
那晚我們去happening后,他說要到我家借廁所,接著就說有點醉想在我家過夜。我們躺在我的床上,講著一些童年趣事,不知不覺就接吻了。他說他愛我,要我從后面抱他,撫摸他的頭髮。
我搞基這樣久,都是給人抱給人撫摸頭髮的,我只愛撫人家的肌肉;但這一次,我竟然對一個和我同樣的零動了情。
我向他坦白,他有點失望。我們坐起身在床上協商,我的嬌爹功力不如他,兩個男人在床上不斷爹來爹去也夠難看的,最后我讓步了。
那一晚,我第一次插入別人的肛門,我是被逼的。

*扮女性角色騙受害者
一個變態的父親,造就一個變態的兒子。
我的故事從小時候的那晚上開始。父親那晚上了我母親后,跑來上我的肛門。母親無力保護我,只能蹲在牆角邊看邊哭。
我咬緊牙根,忍出痛楚,但不久之后陽具就漸漸勃起。我射精了,然后大聲狂笑。我笑了很久,嚇得父親連褲也不穿就逃走了,從此不再回來。
長大后我交過女友,但面對女人我無法勃起。她們蹲在牆角假裝哭泣會讓我有點興奮,但沒有一個女人會要在做愛時蹲在牆角假裝哭泣,這我也能諒解。
我有今天,都是那些愛幹人家肛門的基佬害的,我要把梅毒和愛滋傳染給他們。這些病毒怎樣來的?是母親臨死前傳染給我的,那是我唯一一次幹女人。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慈父

兒子學人玩cyber sex,結果露鳥影像被對方拍下,威脅200令吉。對方限他3天內把錢匯入一個銀行戶頭,不然就將影像寄給他的面子書朋友。

兒子擔心就範后,對方繼續勒索;不就範,影像會被傳播,顏面無存。

我生了壁爐的火,讓兒子坐在大腿上,告訴了他一個偉人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部長被人偷拍下偷情過程。部長年事已高,在影像中表現得力不從心。即使女伴穿上性感吊帶絲襪,即使她含了又騎,騎了又含,即使借助色情片的鼓勵,部長的陽具還是一次又一次地硬了又軟。

有人將影像製成CD四處分發,更通過手機和網絡流傳,要打擊部長。部長的無能世人皆知,但他沒因此而被擊倒,反而感動很多男黨員,更激起了婦女組的雌性原始欲望,最后他成功當上總會長。

“你有沒有在鏡頭前和小白表演人獸交?”
“沒有啊爸爸。”
“那你做了什麼?”
“我只是給她看雞雞。”
“那比起部長,你的算不了什麼。兒啊!你的表演連5塊錢都不值。”

壁爐中的乾材(柴)在火炎中發出微弱的噼啪聲,兒子輕輕拭淚,恢復了笑容,但我為他的表現感到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