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

前幾晚被邀去夜店,一到場不足15分鐘,就喝下了4矮杯的 hoegaarden 啤酒,份量大約是一支大瓶裝老虎或皇帽。

放工後的醫生和律師特別豪邁,一杯一杯乾,喝完再叫,面不改色。有得抽佣的兩名酒女樂開懷,嬌爹的穿梭在我們之間,不介意被搭肩摟腰。酒女被指示跟我乾杯,雖然我們第一次見面,但我感到她有點喜歡我。這不叫一見鍾情,對了,這叫逢場作戲。

半小時後我開始頭暈,一小時後走路不再平穩。醉意讓人變得較隨便,狂飆的冷氣,鳴耳的音樂,一切都是那麼的模糊,清晰的只有大腿、滑背、蠻腰、又騷又痒的嬌爹耳語,被乳房壓著的手臂也變得會思考起來,它想…獨立行事。

我全力抵抗,不讓自己跌入溫柔鄉。

一杯一杯下肚,我們互給掌聲和贊好,再繼續把冰冷的啤酒倒向喉嚨。快樂在酒精中較明顯較強烈,但孤獨感也一樣。

當晚我是受惠者,第一杯加了檸檬片的 hoegaarden 美味得讓我感動,突然感到上帝或許真的存在。

同行與其中一名酒女丟下我們,到外邊私會。她爆料,醫生雖然愛欺負人家,但不會逼人家喝酒,律師才是個壞蛋。

9 thoughts on “夜店

  1. 那女的背真的看不下去,你沒有別張嗎?也難怪,這是你steam的時候拍的…..件件都正,當時你是在說:看!美酒佳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