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糟的一天

帶著疲憊走進餐廳,鄰座二男一女(二女一男)正用英語交談。兩女的打扮差不多,窄牛仔褲和緊身低胸背心,姣鹿look。男的是個光頭四眼仔,穿牛仔褲和無袖背心,書呆搖滾 look。不久後另一個男子坐了下來,中性打扮,白白淨淨,台灣柔軟嬌男look。

更遠一點的那桌有6人,同樣盛裝打扮,青春無敵。他們一時屏住氣息,一時鼓掌歡呼,偶兒(爾)出示V手勢。他們在玩積木。其實不是積木來的,它有一個happening英文名,我忘了叫什麼,總之是那種不讓一塊一塊疊起的木頭倒下的遊戲。

他們的情緒完全由這幾塊木頭主宰,一時心跳一百,一時虛驚一場。一名美媚成功從積木底下抽出一塊木頭時,在座的各位都抽了口涼氣,她小心放在積木頂上,輕輕鬆開姆指和食指。又一陣掌聲。美媚馬上拿起數碼相機,拍什麼?拍那堆差一點就倒下的積木,相信她的朋友們很快就可以在Facebook看到。

突然,第一段文字中的書呆搖滾男不知從哪里拿來一把木吉他,往舞台那邊走去,台灣柔軟嬌男也跟在後頭。原來他們是駐唱歌手,原來這里是民歌餐廳。民歌餐廳不是一早就絕種了嗎?都怪自己不當心,我最討厭民歌餐廳了,吵。

台灣柔軟嬌男先唱,屬於能唱的歌喉,他的歌聲與一大堆能唱的人一樣,但只能在卡拉OK唱,接著由書呆搖滾男獻唱,他唱了《 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i could stay awake….”
“just to hear you breath..ing eh!”

他在那個“breathing”的尾音中嘗試模仿 Steven Tyler,接下去唱到 “….sweet surrender” 時,他也不放過虐待我的機會。台下那個剛才與他同桌的姣鹿,應該是他女友,她突然興奮鼓掌,還拿出數碼相機,每個出來happening的姣鹿都有一台手(相)機,她拿出相機轉去video mode拍攝。

我忍耐吃著飯,好不容易,書呆搖滾男模仿完 Steven Tyler,然後告訴觀眾“用這個技巧太多,會沒有聲音的”什麼技巧?那個拉尾音的東西是個技巧嗎?這時,我怒火衝天,差一點就要上台賜他一拳了。

人會失敗,是因為(一)沒有自知之明(二)有盲目支持他的女友。

昨天很累,心情也很煩躁。誤闖民歌餐廳是開年至今我犯下的最大錯誤,昨天是最糟的一天。

14 thoughts on “最糟的一天

  1. 突然,第一段文字中的書呆搖滾男不知從哪里拿來一把AK47,往舞台那邊走去,一场屠杀将来临。。。

  2. 那堆吵死人的玩意好像是叫JIGSAW,如果沒有錯的話。無可否認,我們年長了,想當年19、20幾歲時,我也是會一面玩JIGSAW,一面尖叫一面抽涼氣。是多么的惹人討厭。

  3. 憤青:謝謝,我昨晚改了兩個,沒看到這一個。
    Ben:幸好這里不是美國。
    kc:啊!你們比我都還細心。
    克司:可能是我心情不好的原故。

  4. 如今所谓的驻唱歌手,说实在的确很烂,最遭还被邀请当歌唱比赛评判,然后被称呼“老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