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祥死了

兩天前,週四,我下班後手機突然故障,關機一整夜。隔天拿去維修,原因是進水,85令吉換個綜合電路板就重生了,根本就不需要買iPhone。

阿祥他就沒有這樣幸運。雖然他倒下時朋友都在身邊,一名剛巧經過的旅檳沙巴醫生也馬上施救至救護車趕到,但阿祥在被送院途中斷氣。

要說朋友也不算是朋友,阿祥是一個我近乎每天都會在多春遇到並寒暄幾句的人,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熟人突然死去的事。婆婆的死不同,那一早就有心理準備。

解剖房的朋友說阿祥死于心臟病爆發。他的朋友說他有遺傳性心臟病,但最近卻停止服藥。難道病發前完全沒有征兆嗎?當時在場的朋友說醫生施救時,阿祥曾有回呼吸,他徘徊了三次。朋友說阿祥不久前去唱歌時已表示不適。朋友說阿祥這樣,阿祥那樣…

這些都是朋友去喪府守柩時追憶阿祥的話題。

阿祥原名辜福祥,在新街多春對面小商店買(賣)褲帶、背包和錢包,沒生意時就到多春喝茶和朋友聊天。週四傍晚我離開多春不久後,他站在店前和朋友聊天時突然倒下,情況像發羊吊,半小時內死亡,享年43歲,今午2時出殯。

事發隔天早上,朋友買了一多杯多春咖啡,點燃一支香菸放在阿祥的店外地上。我到達時,多春如常熱鬧,但滲雜著一種不自然的寂靜。

阿祥一直都不給我拍照,我最后一次拍到他是上個月。當時他戴著墨鏡,坐在正吃飯的日本順后面,對面是一個蠻漂亮性感的美媚。

想想我也算是阿祥唯一的弟子,還記得夾鳥壯陽法嗎?我會努力讓它留芳百世,就像詠春拳一样。

19 thoughts on “阿祥死了

  1. 以後沒有人幫我看多春裡面有沒有記者了。

    注:我每次經過時,他總是回頭看向阿頂那邊,幫我留意有沒有記者,有的話我就下車喝一杯,沒有的話就多數沒停下。

  2. 姦姐:原來如此。別濫交就好了。
    阿草:這就是所謂的意外。
    保哥:可能他是那種死了才會出名的人。
    ccl:下次要去的時候call我一下不就行了嗎?

  3. 多春遇过。也知道他是阿祥,大概是你说的吧。
    不过没搭过话。
    突然有人走了,总是有点词穷的不懂说什么好。
    “人生无常啊”,难免也跟奸姐说一样的那句了。
    不过,他朝君体也相同,终究我们也会走到这一步的。

  4. 我是福祥的中学同学。有人把你的文章转发给我,被你的文字感动了。想知道你是谁,可以吗?是我们中华的朋友吗?

  5. 汪锦贵:我是吉打人,在檳城中國報當記者。常在檳城新街混,阿祥的店就在對面,他常過來和我們喝茶聊天。文章你就拿去用好了,不需客氣。有事就email我:engnean@gmail.com。

  6. 谢谢你拍到我三哥的照片,他的确不是很爱拍照。他的张张照片对我来说真的很珍贵…
    夾鳥壯陽法,我三哥也有教我。

  7. 律師:大冢一起出來喝茶。
    Brandon Kor:我寄這張照片給你。請助我一臂之力,把夾鳥壯陽法傳授出去。
    學長:我們需要時間的適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