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於孤獨的喧囂

寫過一些反儀式文章,不知多少篇了。這里說的儀式,是無形的制度,比如婚禮。

結婚是一項合約,但因有嫌這樣的認知不浪漫,于是就有了婚禮。一場婚禮包涵各種無形制度,從求婚開始,至渡蜜月結束,途中還有拍婚紗照、踢門、設宴等等。

我拒絕出席婚禮,開始向朋友明言不去也不給紅包,最近只說:“不需請我。” 有些朋友會詢問原因,有些不會。

反婚禮的原因只有一個:我不認同,所以不參與。

各國都有一些人在反宗教,美國的那一群尤其積極,他們自稱無神論者(Atheist)。另一群人自稱不可知論者(Agnostic),或許他們只是較溫和的無神論者,但友人認為那是沒有種的表現。

反宗教和反儀式不一樣,但同樣令人感到挫折,只因你是少數群體。要一個人不辦婚禮已是難事,更不用說要他擺脫從小就被灌輸的宗教觀念。

很多人把婚宴邀請形容為紅炸彈。朋友在一個月里接獲4顆,于是苦著臉說我是對的,但半年內沒接彈時,他就忘了我的教誨。人就是這樣,痛苦時才會尋找慰藉,輕信鬼神,甚至一個常人的亂語。

最後,若你堅持要辦婚宴,請一定要提供酒飲,因為多數的出席者都不會帶著真心恭賀。沒酒的話,宴會結束後,他們在停車場中就會開始數落你。

20 thoughts on “過於孤獨的喧囂

  1. 每個人都有成為別人目光焦點的慾望,婚禮是其中一種方式,也可能是很多人一輩子唯一的一次。

  2. try read “god is back”, by John Micklethwait and Adrian Wooldridge. it should be of interest to you if you enjoy reading God is not great.

  3. 「婚禮的由來是為了浪漫」這推論無法成立。當世上還沒有羅曼蒂克的愛情之前,婚禮這儀式就已存在了。

    你應該會狡辯說,你所謂的婚禮是「拍照、踢門等等」。無所謂,婚禮這東西也沒甚麼值得討論的。反正最重要的就如你所講的,婚宴無論如何都一定要供應酒類。

    ※ ※ ※ ※ ※ ※

    不可知論者並不是沒種這麼簡單,而是荒謬的選擇。一個人要嘛是有神論者,不然就是無神論者,沒有所謂中間的不可知論者。有神與無神論者的差別在於「相不相信」造物者(或者因果報應)的存在。

    「相信」和「知道」兩者不相等。對於不能被證實存在的事物,我們都無法知道它的存在與否,不過我們選擇相信它並不存在。這是理性思考對於這類事物做出的結論。

    例如,三陽獸(擁有三支陽具的怪獸)是否存在呢?我們無法證明,不過正常人都相信它不存在。

    所以,每一個人都是不可知論者,因為沒有人「知道」造物者(或三陽獸)存不存在。

    真正的問題不是「知不知道」,而是「相不相信」。

    如果有人問你「你相信世上有造物者嗎?」如果你回答「我相信」,那麼你就是有神論者;如果你的答案是「不相信」,那你就是無神論者。要是你堅持回答「我不知道造物者存不存在」,那我只能說你不了解該問題。

  4. 說到底你不是酒不酒,神不神,信不信,浪漫不浪漫的問題,是你不喜歡去,錢也省下就這麼簡單,可是因為你書讀得多了,才以一套邏輯論證的方式合理化你不喜歡去宴會這回事。若賣雲吞麵的阿年(不是你)不喜歡去,他可能說,沒空啊,要賣麵,家裡一堆人等著我養,來合理化他不喜歡去….就醬簡單

  5. tongkai:那時身邊該還有很多人,不宜數落。除非大家一起數。
    憤青:也有可能,我想想看。
    建傑:反制度多數渉及犯法。有些制度是好的,比如政府制度化撥款給獨中。
    shanghailily:謝謝介紹。
    伟龙:回想當年,是不是覺得自己很沒種?
    姦姐:既然是他們兩個人的事,妳還去?
    Roo:也非我獨創,觀迎共享,大家腦力激盪。
    吸:不是推論來的,是民調。女人告訴我,有婚禮才叫浪漫。不必狡辯,我所謂的婚禮,的確就是那些東西。其餘的你贏。請問大師,如果有人問:你認為世上有造物者嗎?,我可不可以回答我不知道?
    kief:就怪我讀得書多。

  6. 我覺得不可知論者是有理由有立場的。大多數人不會絕對相信也不會絕對不相信那麼二元。因為不知道,所以無法說服自己站在任何一邊也是無可厚非。

  7. 相信或不相信不需要絕對,而且還允許稍微的不確定性。對於一百巴仙絕對的確定,那已變成知道了。

  8. sip,

    Agnosticism真正的用法比較屬於哲學層次,與信仰層次(信不信有神)其實不一定衝突。就如你所說,[相信]這個詞本身就包含了不確定性,當你說你相信某某事時,你的立論其實奠基於你的所知,而人的所知並非無窮盡。因此[相信神的存在]並不代表[神真的存在],你同意嗎?

    因此有所謂的‘Agnostic theist’, 他們相信有神,但是也堅持神的存在是無法被證明的。我認為這兩者是完全不衝突的,很多信徒都可以規在這個種類之下,因為宗教是belief, a thing you believe. 所以神的存在是不需要、也不可能被證明的。

    若認為agnostic是因為不確定答案而選擇一個中庸的方式來逃避,那麼就是誤解Agnostic的真意了。

  9. 我並非說不可知論和無神有神論有衝突,而是他們不可並談。相信和不相信中間塞不下「不可得知」這觀點。相信—不相信這譜上只有相信程度的高低,沒有可被認知或不可被認知。當然當你 知道 一個事物存在時,你就肯定會相信它的存在。

    我也沒說不可知論是一種逃避。我是說不可知論在有神無神論之間是個荒謬的選擇,在無神論與有神論之間,沒有「不可知」這選擇。

    造物者的不存在不可能被證明,這點我已說明。不存在的事物不可能有充足的證據來證明它不存在,就像我們無法證明三陽獸的不存在。我們只能通過「非三陽獸」來提高「三陽獸不存在」這命題的準確性。抓起一個物件,觀察它是不是三陽獸,當我觀察了千萬個物件後都還沒發現三陽獸時,我可以說三陽獸 應該 不存在,所以我選擇成為無三陽獸論者。

    但是,身為無三陽獸論者,我可能是錯的,我允許被證明我的觀點是錯誤的,只要有人示出一隻三陽獸,我便無話可說立即投向有三陽獸論者的陣營。

    不過當三陽獸還沒有被證明存在前,若選擇成為一位有三陽獸論者卻是不准許自己出錯。因為不存在的事物不可能被證明不存在呀。如果一個人可以成為有三陽獸論者,那他也應該要成為有六肛門獸論者、有八陰蒂獸論者等等有「無限種不存在事物」論者了。這是可是不理性的呀。

    噢,我好像聽到有人說,宗教是信仰,所以不需要理性。

  10. 我不懂你為什麼一定要把agnosticism擺在有神論與無神論之間來討論,因為這兩者是不同層次的東西。

    你要是有一個錯誤的命題: agnosticism跟theism, atheism是同層次的東西,而agnosticism位於theism與atheism之間。
    接續推導出來的結論(agnoticism是荒謬的選擇)就是沒有意義的。

    當然你一定會遇到有人被問到相不相信神的時候,說自己是agnostic. 那是這些人誤解了agnostic的用法與真意,你不能以這些被扭曲的結果來評論agnosticism本身,那就像是有人拿西瓜自慰,你就說西瓜本身是性愛玩具一樣。


  11. 我不懂你為什麼一定要把agnosticism擺在有神論與無神論之間來討論,因為這兩者是不同層次的東西。

    因為多數不相信造物者的人們被問及他們是不是無神論者時,他們只肯說自己是不可知論者。我同意你說有無神論與不可知論是不同的東西。

    你要是有一個錯誤的命題: agnosticism跟theism, atheism是同層次的東西,而agnosticism位於theism與atheism之間。

    我的命題是有無神論與不可知論是不同的。請看:

    1. 「相信」和「知道」兩者不相等。
    2. 我並非說不可知論和無神有神論有衝突,而是他們不可並談。

    接續推導出來的結論(agnoticism是荒謬的選擇)就是沒有意義的。

    所以所推論出來的「不可知論在有神無神論之間是個荒謬的選擇」是有意義的。因為他們是不同的。

    當然你一定會遇到有人被問到相不相信神的時候,說自己是agnostic. 那是這些人誤解了agnostic的用法與真意,

    這跟我講的差不多,只是我會說他們誤解了無神論的用法與真意。

    你不能以這些被扭曲的結果來評論agnosticism本身,那就像是有人拿西瓜自慰,你就說西瓜本身是性愛玩具一樣。

    如果有人拿西瓜來吃,我可以說西瓜本身是食物嗎?如果有人拿西瓜來製成西瓜霜,我可以說西瓜是藥品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