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當不了菲利普‧馬羅?

一名未來鄰居數次致電來怒罵。從語氣和說話的方式,我猜想他在工廠工作,是一名主管或經理。

每次給他罵后,我蓋了電話就撥電給裝修工人的管工,他會說:“知道了,他剛罵完我。”因此我懷疑,除了潔癖,他的工作和家庭壓力太大,總需要罵兩次才能成功泄憤。

他說他有潔癖,孩子有哮喘病。我懷疑他孩子的哮喘與他的潔癖有關。(一)他因孩子的病而變成有潔癖(二)因他有潔癖,孩子才會惹上哮喘。他在憤怒中,我不敢查問。

即使是常人能忍受的石灰塵量,但對一個每天放工回家后一定要沖洗家門前走廊的潔癖者來說,就像逐漸老去的妻子,黃臉又嘮叨,難以忍受,需要找個對象, 或許兩個,來罵才可以。

問題是,每次都給他捉到裝修工友工作時不關門,我就理虧了。

昨天一早他就致電來吵醒我,我不接並蓋他電話,但他不放棄,打了3次。我寄他短訊指我很忙,請向管理層投訴。他回訊息說:好,我會叫管理層發出停工令,直到員工做好防塵措施。

管理層上去檢查回聯絡我,這一次,又是裝修工友的錯。

管工不常在場監督,管不了工友。工友說關起門工作會熱死。潔癖鄰居的孩子又有哮喘病。管理人員又要面面俱圓。我不喜歡協調但我又是屋主。

當上代副主任,遲早就會變成真的副主任,協調的工作一大堆,要上通下達。當個像菲夠普‧馬羅般獨來獨往的冷酷硬漢是我的人生目標,看來可以省起來了。這一場潔癖之戰,就當熱身好了。

其實協調工作不難,但我總是以悲觀想法預測未來。協調工作做了,我還是認為他會打來叫罵,這種想法讓我心情低落,手機響一次,就被嚇一次。當不了硬漢,當軟皮蛇好了。

6 thoughts on “為何我當不了菲利普‧馬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