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火災

冬至,新年也快到了。婆婆媽媽姐姐弟弟想不到這樣就死了,吃不到今年的湯圓,過不完虎年。7年的採訪經驗讓我對悲劇麻木,仔細想想才感到悲傷。

事發時圍觀者叫嚷,消防局離事發地點僅百餘公尺,遠在很遠的義務消防隊反而先到場;事發后14小時,圍著看慘劇有多慘的公眾間仍傳出指責。

一名安哥語氣肯定地告訴我,義務消防隊先到,據他的分析,理由是種族。消拯員是馬來人,先到的那班是華人。安哥看我只點頭不說話,就跟另一名安哥說,安哥2號說了什麼?我忘了。安哥3號后來加入,說可以告消拯隊。

但要找個人上庭做證時,有哪個華人敢?他們沒有空,他們要賣炒粿條。

雖然有時我也會酸笑馬來人的平均智力低,但我也有稱贊馬來女子的平均胸圍大。這班安哥,才是真正的種族主義份子。

消拯局那方說他們的人接到投報后一分鐘就到場,最先到。到底誰先到?問義務消防隊最好,但他們敢不敢公開說實話?

因此,在政治上,馬來人永遠當道,不管是死了多少人。

2 thoughts on “一場火災

  1. 這場火災,讓我想起好像是一、還是兩年前,發生在亞羅士打的火災,也是死了幾個家庭成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