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武器 2

上回講到他改變了女上男下的劣勢,準備讓她知道他的厲害,但在床上,清醒的還是女人。


她緊緊捉住他的頭髮,進一步要求:“你能給我什麼?”
男人在床上喜歡女人被動、兇猛,征服一頭獅子比征服一條死魚有成就感,這就是戰士的慾望。


“不死的忠誠!”


“發誓!”
女人的疑心很重,在那個年代,發誓似乎還行得通;不像現在,註冊結婚時的宣誓,只是講爽。


“妳先發誓對我忠誠!”
果然,那時代的人很重視發誓。女人的要求讓他的理性恢復了一點,他可是一個看過大場面、有經歷的男人,洞可以亂插,但誓不可以亂發。


想不到他是個難對付的男人,但這毒死父王的女人不簡單,她不容談判的餘地。
“發誓!”她用盡力氣收縮陰道的肌肉,把他的陽具緊緊夾著。


為什麼我會知道她收縮陰道的肌肉?看看他的表情,一副就要射精的樣子。
“我發誓!”他屈服了。
但這個女人非常險惡……


“對什麼發誓?”
她知道,此時他的陽具就有如刀鋒破了個缺口的寶劍,這個遍體鱗傷的戰士在瀕死掙扎;但他的防衛已降至最低,正用最后一絲力氣撲向敵人。

待續…

6 thoughts on “女人的武器 2

  1. Feeling:唉!喜劇不是本意。
    ah chin:嘿!你猜也猜不到的。
    姦姐:妳誤會了!我是在勸那些有份量的女人,別醉酒接吻或造愛,不然給這種沒份量的男人佔便宜,就唔抵囉!
    强:我認為不會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