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記者的524好處之一和我的不幸遭遇 4

在4人當中,搜身警員和我一個記者朋友(沒在場)有過不愉快的經驗,另外一名用印度話和二柴上司嘰哩咕嚕的警員則和我的另名記者朋友(在場)有更更更不愉快的經驗。

搜身警員屬重案組人員,另3名則是Dato Keramat區警局的警員,他們為什麼會在一起呢?他們為什麼會巡視到Jelutong區域呢?照理來說,他們已過界了,但我有精美DVD在身,那敢與他們理論。

搜身警員先說出他“死“在記者 手上的慘痛經歷。話說很久以前的有一天,他與一隊重案組隊員鎮在日落洞大道進行突擊檢舉。

我的那名記者朋友剛好接獲檳城大橋有的跳海自殺的消息,在趕往途遇上了他們。據知,當時這名重案組警員突然從樹下跳出來,截停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就問他是誰,他說是警察,朋友反問他警察為什麼沒穿制服,並要他證明自己的身份。

他展示出他身上的walkie-talkie,但拖車佬也可以有walkie-talkie 呀!據知,我朋友還拍了他幾張照片(不知是否因事情演變至不愉快的地步了),結果他的上司羅絲警長(男的)從樹下跳出來,我朋友才相信那是羅絲警長的馬仔。

他越說越起勁,仿佛可聽見他磨牙的聲音,相信他在那件事後,一定是被同事取笑了。

試想像,當一個警員想在一個公眾面前展示他的“皇家權威”時,不幸地上“見慣警察”,又被牙尖嘴利,追根究底的記者糾纏,並拍照,要自己的上司出面才搞掂。我想,事後他也許己被警長標簽為“辦事能力有問題”的警員了吧。

我聽後十分同情他,但當時我更同情我自己。

………..待續。

2 thoughts on “當記者的524好處之一和我的不幸遭遇 4

  1. 您在網上散佈謠言破壞警方形象,我要請您回警局喝kopi-O。

    還有總警長要見見您,您應該就是那個檳榔仔,您的底真~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