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高峰見

初中時,他愛上女同學。媽媽反對他拍拖,要他專注於學業。

他說他可以一邊拍拖一邊考好成績,結果他真的做到了。不過,情侶倆被派到不同大學,不久後就分開。他非常傷心,低落的情緒一度影響學業。

大學第二年,他愛上女同學。他媽媽並沒有反對,因為她認為大學是合適的時間拍拖。

他一邊拍拖一邊考好成績,把前女友忘得一乾二凈,還考到好成績。畢業後,他留在檳城,女友到首都,不久後,就分開了。他非常傷心,低落的情緒一度影響事業。

我問我媽媽為何反對我中學時拍拖,她說其實並不是擔心我的學業,因為我成績本來就不好,而是擔心我們家沒錢,不想害了人家的女兒。她更擔心兒子經不起被拋棄的打擊。

在人生的每個階段,人的視野會不同,價值觀也隨著改變,一對情侶會因此而分離。

說回故事中的男人。

這一次,沒有人阻止他拍拖,不過他卻阻止了自己。

前女友告訴她,要在3年後爬上高峰;他暗地里給自己3年時間搞好事業,不拍拖,避免再被感情事困擾。其實他久久還放不下前女友。前女友拼事業,他也拼事業;前女友去健身,他也去健身。他告訴自己3年後要在高峰上與她見面。

雖然已分離,但兩人保持友好關係。前女友回來檳城,兩人相約喝茶。她沒有多大改變,只是臉上多了一份自信,微胖的身材也結實也不少。

她巧妙地消費他的愛意,不介意象以往般在他耳邊細語,或許是要回應他的殷情,或許只是要玩一場挑情遊戲。

那一夜,他更想得到她,但她想著的是下個月到外國展翅高飛的事。

不是每個男人都可以認清、接受其實自己並不想登山。是時候尋找自我了。

在此為你獻上(500) Days of Summer

7 thoughts on “我們在高峰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