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記者的524好處之一和我的不幸遭遇 5

當我認為搜身警員要向我開火的時候,他盡然又洶洶不絕地講起另一個故事,說的是在場印度警員的不幸遭遇。

我的一名記者朋友(在場,略胖)在很久以前騎摩多經過一條暗巷的時後,樹下突然跳出兩名自願警察。

胖記者當時沒綁好頭盔的安全帶,摩多也少了一副後看鏡。由於當時報章上剛巧報導了一些對自願警隊不利的新聞,所以兩名自願警察知道胖記者的身份後就給他好看。

最後自願警察說胖記者襲警而被帶回Dato Keramat警局。當晚,聞風而至的記者傳媒把警局包圍,要他們放人。

結果,局長(其實他是胖記者的朋友)在記者的淫威之下放了胖記者,並請記者們不要把些事寫在報章上。

但這消息傳到了總警長耳中,隔天,總警長在接見記者時問起了這回事,胖記者只好從實招來,說他為什麼“襲警”。

據說,警總長了解事發經過後,訓了一些警官警員,我想那名印度警員也可能是受害者之一。那些自願警察可能是屬他管制的。

搜身警員說完兩個他們不幸的遭遇後,露出那種“這次輪到你不幸”的眼神。

二柴“上司”好像只懂一司話的黑呆子似地重复:“tangkap balik!!”。這時,我的救星趕到。

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