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踏出電梯時,他剛好從走廊走出來。他看了我一眼後低頭看手機。

這個印裔青年大概25歲,凌晨一點多了還精神奕奕,一身正要出門參加晚宴的打扮。

我住的樓層,從電梯出來有左右兩翼,各四個單位,都沒有印裔居住。他為何會從我住的那一翼走出來?為何會出現在這一樓?有可能是鄰居的訪客,但非常可疑。

我與他擦身而過,他並沒有調頭尾隨,我加快腳步,打開門鎖入屋。不久後,我聽到走廊外傳來輕輕的腳步聲,我從百葉窗縫偷望出去,發現他站在對面鄰居家門前看他的手機。可能他已拍下了這里的環境。

我打算隔天一早告訴鄰居。

我在收拾東西時,另一翼傳來很大聲的怒吼:“喂!”接下是一聲“碰!”我推測他到另一翼去了,結果被居民叫罵,他馬上打開通往樓梯的木門逃走,木門自動關上後發出碰的一声。

隔天早上我發短訊通知鄰居,再到管理層辦事處投報。

“昨晚有人投報了,保安員有捉到他。”管理員說。
“交給警察了?”
“他說他住在B座13樓的,因為忘了帶門匙,等朋友回到前就到處走走,走到你們那一座去了。”

可疑,但警員放了他,因為他並沒有做錯什麼。

一個月後,B座13樓一個單位被爆竊,當然,這個印裔青年也失去了蹤影。

2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