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只是工作問題

如果有人在網上發帖投訴某店的食物貴,報館主管看到後就會派記者去“跟進”。一般做法是去訪問店長,但不會去訪問投訴者為何認為貴。

投訴者可以投訴的管道有幾個,價格問題可入稟消費人仲裁庭、貿消局,衛生問題可找市政局、衛生局。
 
如果投訴者只在網上發泄要贊,其實報館主管也不需派記者去“讓店主也有說話的機會”,因為店主想要的話,大可在網上回應。
 
記者只問店主,其實會便宜了投訴者,尤其是“正義凜然”的鍵盤運動份子。鍵運份子隨便敲打幾個字,記者就要忙碌了,本來無意回應的店主,他的生活也起了波動。
 
即使最後證明鍵運份子誤會了,他也不會公開道歉,他不需為他的無知付任何代價。
 
 ★
 
不久前,一名臉書用戶上載一張海鮮餐館收據,8人海鮮餐要價2038令吉,引起網人熱議,但真正的顧客站出來為餐館平反,指菜色真材實料。
 
付錢的人沒有投訴,但“鍵盤貿消部”出動了,結果報館主管也派記者出動。
 
誤會在網上開始,也在網上獲得平反,為何還需搬到紙媒上?或許這就是紙媒就快被淘汰的預兆。
 
別以為這件事就此了結。
 
明明解釋得很清楚了,但又有網人“煮炒”當中一道食物,即一盤8人份的海洋炒粿條,指280令吉的價格貴。
 
這個鍵運份子法官上身,判詞是:“超級黑店”,更張示該店的店名地址和電話號碼。
 
你猜得沒錯,報館主管派出記者,這個記者就是我。寫這篇文章的起因就是我不滿。
 
 ★
 
其實我也有投訴的管道,但我卻選擇和鍵運份子一樣。為什麼呢?啊!因為正式管道的投訴太麻煩了,而我不過是要發泄。
 
這樣一寫,也可以在這里填些什麼。早前沒什麼寫,因為在忙真正的新聞工作。里邊沒有海鮮炒粿條,但希望你們耐心讀完15篇(還未出完),讓我重拾當個新聞從業員的意義。

2 thoughts on “沒什麼,只是工作問題

  1. 現在人在法國旅行,發現在到法國讀不到星洲網站。
    好像是你們的IT部門block不給法國佬閱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