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遊記

二叔死後,我在他的遺物中找到一個老舊卷尺,過去幾年來我都放在背包中,但很少會用到。

國慶日那天我乘飛機到吉隆坡,背包沒有整理就帶上了。原來卷尺不可隨身上機,可能他們擔心我在機艙上用卷尺賣力鋸斷空姐的粉頸。

安檢時,我選了最方便的解決方式:交出卷尺。

過後我突然感到心神不定。唉!我該先把卷尺藏在機場廁所的某個水箱中,像殺手藏槍一樣,回到檳城時再去拿不就行了嗎?

我該不該去要回卷尺?

我們何必去紀念一個人或一件事,或緊擁一物不放。

*

陳昇的演唱會從晚上換到中午開場,加上班機延時,來機場接我的朋友說會趕不及。

送票的朋友說,他把我們的票寄放在失物招領櫃檯,櫃檯小姐說她不擔保。其實把票藏在會場廁所某個水箱內,像殺手藏槍一樣就可以了。

送票那個朋友入場了,我們則在途中遇上塞車,吉隆坡路好長,趕路的精神壓力慢慢累積。

最後我們放棄,決定去吃燒肉喝茶抽煙,患上憂鬱症的機率馬上下降。

卷尺然後陳昇演唱會,失去和錯過好像會是當天的主題。

*

晚餐我們三人吃肉,壓軸餐點是比兩個手掌大的戰斧扒。沒有卷尺,不然可以量量看。

我在賣力切割時,送票的朋友接了一通電話,問他要不要出席陳昇的慶功宴。

他猶豫。我說可以和陳昇合照然後上臉書炫耀,可能是這一生中的唯一機會。

「我們可以找個地方等你。」

他要我們跟隨,於是回電詢問有兩個朋友跟隨可否。對方馬上歡迎,可能是聽到其中一個跟隨者,是財政部的官。

送票的朋友很興奮,在車上不斷啍唱「然而」,我們有點擔心他要在慶功宴上邊嘔吐邊獻唱。

聽說我們到場前,陳昇有上台唱歌,我們錯過了。

*

我們抵達不久後,陳昇就離場了,但很多人留下喝酒。

介紹一個人,通常是名字然後職業。朋友財政部的官很容易就被介紹出去了,我的情況讓介紹人有點困難。在首都混,除了職業,多少也需要一些閃亮的背景或名號。

其中一個有名號的媒體人逮到朋友財政部的官,兩杯下肚後表示對行動黨的失望,要財政部的官向老板傳達。朋友財政部的官深感無奈,想不到假期還要做OT。

「今晚大家朋友喝酒,不談這些!」幸好另一個名號更響的媒體人明察秋毫。

「老大說不講就不講!」關心行動黨的媒體人一下子就掌握了暗示。

我在一旁看戲,在煙酒之中,那兩句對白很黑幫。

*

回到檳城機場後,不知為何其中一個垃圾桶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想了一下,環顧四周,決定翻搜。

沒有。我找不到卷尺。二叔也沒有顯靈。

10 thoughts on “吉隆坡遊記

  1. 推理錯了。

    其實二叔一開始就先靈了。因為你丟棄了他的遺物,所以二叔的怨靈害你看不到陳昇唱歌。

    • 下次来吉隆坡如果有时间,联络我吧,我请你喝茶,我的电话号码是017-XXX 11XX,我follow你的blog好多年了哦,是你的支持者。

  2. 「支持者」哈哈哈!好吧,號碼我紀錄下來了。我xx掉了你的電話號碼。嗯…是多餘嗎?

    • 我留言的时候在犹豫该写粉丝呢还是支持者哈哈,但却没有犹豫公开自己的电话号码,谢谢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