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2050年,兩個老朋友在療養院相遇,他們都是愛滋病毒帶菌者。

“想不到我們會在這里相遇。幾年了?三十?呵呵呵。”祥發早上在庭院賞鳥時,遇見剛入住一天的茂財。

“什麼三十,鳥你才好,快四十年了!”遇見老朋友,茂財太極拳也不耍了。


兩人放下手上的事,在石椅上坐下。石桌上有棋盤和棋子,但他們沒有興致在棋盤上較量。


“嘿嘿嘿,為何你也來了這里?”與其說關心,祥發更像是在挖苦,“你不是有兩個兒子嗎?”

“鳥他們才好!他們的老母死後就不理我了。”茂財回敬,“你為了天天叫妓不結婚,也是真男人一個。”

“說起玉冰,她後來過得好嗎?”祥發似乎在轉移話題。

“好不好也死了,問來做什麼?”茂財不太願意跟祥發談起亡妻。

“嘿嘿嘿,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有點對不起你。。。其實我。。。”祥發正要繼續,茂財就插話,“玉冰早就告訴我了,鳥你才好,你以前上過她又怎樣?最後她還不是選了我,孩子也跟我生了兩個,那些年輕時的事就別再提了。”


“不,我是說之後。”祥發說得很小聲。

“什麼之後?”茂財臉色一沉,“什麼之後?”

“我是說有點對不起你。。。”

“鳥你才好,什麼之後?”


“玉冰跟你結婚之後,生了兩個孩子之後,我又上了她,上了幾次。她說你去叫妓,她要報復。”祥發一口氣說出真相。

“鳥鳥鳥鳥鳥鳥鳥鳥鳥鳥鳥鳥你才好!”茂財站起身,往後退了幾步,他指著祥發的臉,像唱盤跳針一樣,好不容易才講完他的口頭彈。


茂財突然沈默,若有所思。祥發抬頭望向遠方,晨陽從厚重的雲朵後慢慢探出。


“難道你也有愛滋病?”茂財的語氣格外平靜。

“所以我才說有點對不起你,呵呵呵。”祥發讓晨陽灑在臉上,無意躲閃那一記太極拳頭。


2 thoughts on “往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