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

你和女友走在路上,一個大隻佬拍了她臀部一下,你會怎麼做?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發生的機率該很低吧,但他遇上了。

他的女友停下腳步,大叫一聲“他摸我屁股!”


上次去戲院看戲,後座有幾個人很吵,他女友罵那些人,伸出中指,其中一人喊罵:“戲院是妳爸的嗎?”也伸出中指,加兩句粗口。

雙方吵了起來,他拉著女友走出戲院,戲沒看完。他勸她別多事,她氣他沒有跟那些人打架,說前男友就沒那麼膽小。

那一次,他們吵了一架,女友不讓他碰她的身體一個月,這是他最難以忍受的事。


他十五歲混黑幫,奇怪的是,混了十年,他越混越理性,能活到今天是因為他領悟了一件事,別強出頭。幫派提供獎學金讓他唸法律系,說以後要轉型做發展商和毒品,需要他這種人才。

一年前,幫派董事主席還把身材傲人的女兒許配給他,點名他是接班人。

那件戲院的事後,他和女友外出時,都帶著一把鋒利的小折刀。這頭招搖的尤物總是會惹事,也讓他失去了理性。


死者是一個肌肉發達的黑人,就是那種可以穿件小三角褲,上台擠弄全身上下肌肉,連臉頰那兩小塊也不放過的大隻佬。

後來才知道黑人是一個整人網上節目找來的健身網紅,製作人要讓觀眾看看亞洲男人在這種情況下的反應。

大隻佬之前已摸了5個女人的臀部,沒有一個男人動手,他們不知所措,只能和女友一起拿出手機拍大隻佬。

黑人在鏡頭前脫衣擠弄肌肉,一步一步向前挑釁那些男人。女人後退,男人也跟著後退。不過這一次,黑人丟了命。


“頸項大動脈被割斷,失血過多死亡。現在他們要控你謀殺。別怕,阿公叫我一定要保住你。”我告訴他。他穿著拘留所的橙色衣服,沒有神情。

“我們的策略是正當自衛。最壞的打算是誤殺,因為節目製作單位當時就在對面偷拍,他們提供了錄影給警方。”我說。

“不,我要承認謀殺罪。”他冷靜地說。


6 thoughts on “勇氣

  1. 不說勇氣,來探討看到底他承認謀殺是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說,他想要承認的是一級謀殺罪,應該不會成立,主控官也不會以這罪名提控。那他要認謀殺罪是說謊嗎?而理性的人會說謊嗎?
    為了達到最大的效益(功利主義的效益是集體最大的快樂),說謊是理性的。那他為什麼要說謊?是為了被判死罪嗎?為什麼他要被判死罪?是為了要擺脫幫派老大的女兒嗎(其實坐牢也可以擺脫她)?
    我猜他是不想幫壞了做壞事了吧。

  2. 不說你不知,我們這里,在這樣的情況下通常會先控一級謀殺,然後慢慢打官司,最後會打到變修改控狀變成控誤殺,當然這是在控方和辯方談妥之後。

    他認謀殺罪,是因為他要大家知道,當下他真的是想要殺那個大隻佬,不是錯手或自衛。

    至於為何他要殺這個大隻佬,我認為是尊嚴問題。

  3. 其實第二主人翁並沒有講他自己很理性。一開始是作者說的,不過過後改口說他失去理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