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遮眼

有個人讀了上一篇故事後找上我,要我聽聽一件發生在他身上的靈異事件。三天前我們約好見面。他看來三十多歲,是那種很容易拿到銀行貸款的人。


“事情發生在兩年前的一個午夜,當晚我一個人駕車回家。駕在甘密山山路時,有一輛摩哆騎在我前面,就在路中間。”我一坐下,他沒有自我介紹就開始講了起來。

“那輛摩哆突然翻覆,我嚇一跳馬上煞車,再慢慢從旁駛過。那個摩哆騎士倒在地上不動了,我決定下車看看。”


事發地點是山坡最高點,當時他把車停在路旁,下車回頭走去。


“那個騎士大約60歲,男的,他的腳流了很多血。我擔心隨時會有車駛上坡,你知道的,那條路晚上的車都開得很快。我先把騎士扶到路邊,再去推他的摩哆。摩哆前輪歪了,推不動,我需要抬起車頭,慢慢把摩哆移去路邊。”

“我用手機叫了救護車,再走回車找紙巾和布,要先幫他止血。”

“他躺著的地方離我的車只有大概十步,我拿了紙巾回頭走去時,發現那邊什麼人也沒有,連那輛摩哆也不見了。”

“我從車里找出強光手電筒,像瘋人一樣在路上找,路邊全是斜坡樹林,不可能的,他不可能就這樣不見。最後我只好打電話給救護車,老實告訴他們傷者不見了。”


他說到這里就停下,看著我。


“可能他在你走回車拿紙巾時起身騎上摩哆,逆向走了。” 我說。

“不可能的,我沒有聽到摩哆引擎聲,摩哆的前輪歪了,推也不動,怎樣走?”他馬上反駁。

“我用強光燈照了,那邊有點路燈,我可以肯定整條路沒有人,要越過對面路就要越過路礅,不可能的,他沒有地方可以走。”

“你是說你遇鬼了?”我問。

“人能摸到鬼嗎?我扶他的時候,摸到的是有溫度的血肉,那輛哆也是真的,很重。”他說。

“你的車有裝車行記錄器嗎?你說他在你前面翻倒,該有拍到吧?”我問。

他好像是在等這個問題,馬上從背包拿出手提電腦。

“這是車行記錄器拍到的東西。”他播放了一段影片,影像是有輛摩哆在路中翻覆,之後就如他所說的,他從旁駛過,把車停在路邊後,車行記錄器就一直拍著前面的路段。

“你覺得車行記錄器能拍到鬼翻摩哆嗎?”我問了這問題後也覺得好笑。

“我不知道。如果不是鬼的話是什麼?他沒有地方可以躲,他要離開的話就只有回頭路,逆向行駛。即使他真的可以起身發動摩哆騎走,我也一定會看到他。不可能的,他就這樣消失了,和摩哆一起。”

我不敢建議他去看精神科或腦科醫生,回家後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今天,我利用工作上的方便,調查了兩年前那個晚上發生的意外事件。果然,有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被發現倒斃在甘密山山路,屍體旁有一輛摩哆。

當晚,那個摩哆騎士並沒有消失,只是他拿了紙巾回來後,不知為何再也看不到那個騎士和那輛摩哆。


7 thoughts on “鬼遮眼

  1. 他不是鬼掩眼。很大可能性那人是他撞死的。当人遇到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时,大脑机制就会就会选择性失忆来保护当事人。有些人却会产生人格分裂。

    • 灵感来自以下链接: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9644468
      (父親顿我時我變成了另一個人,痛苦并享受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