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關

她拉上木門反鎖,在玄關穿好鞋子,要打開鐵門時卻發現忘了帶鑰匙。幸好手機有帶著,她打電話要向丈夫求助,但丈夫沒有接聽。

一年前,她已叫丈夫找人換掉木門的喇叭鎖,她不喜歡這一種被反鎖的可能性,想到就不舒服,但丈夫只忙自己的事,現在她有理由可以發作了。


她再撥了丈夫的手機,沒人接聽。她打電話去托兒所。

“黃老師,真不好意思,我大概要多一小時才能去接嘉麒。。。什麼?不能嗎。。。好的好的,那我想想辦法。。。不會不會,我不好意思才對。”


她只好向姐姐求助。

“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事?”姐姐問。

“沒有,只是突然有點頭暈。”她說。

“妳不要騙我!孩子他也有份,他不能去載嗎?”姐姐提高了聲量。

“他在開會,還走不開。妳別問了,妳幫我先接嘉麒去妳家好嗎?”

“好啦好啦。妳要過來時先打電話給我。”姐姐說完就蓋了電話。

她再撥丈夫的手機,沒人接聽。她打電話去托兒所,告訴黃老師她姐姐會去接孩子。


對面單位的鄰居放工回來了,她假裝忙著整理鞋櫃,直到鄰居進屋關上門。她鬆了一口氣,然後就感到尿急,於是在玄關中的一個凳子坐了下來,彎下腰,這個姿式比較好憋尿。

她再撥丈夫的手機,沒人接聽。丈夫在做什麼呢?可能是在駕車回途中了,才沒有聽到手機響。

她決定打電話給姐姐,說自己其實是被反鎖在玄關中,打了幾次電話丈夫也沒有接聽,她需要開鎖匠的電話。


她剛聯絡了開鎖匠,丈夫就回電了。

“什麼事?”他在另一頭小聲問。

“我被反鎖在玄關了,不是早就叫你找人來換掉那個喇叭鎖嗎?你看現在。。。”她還沒說完,他就打斷她,“我要多一個小時才能回來,沒辦法,還要陪大老板,妳ok嗎?”

“無所謂了,我已叫了開鎖匠。”她說。

“很貴的,不然這樣,我半小時就回來,半小時,妳等一下。”他說,“不然這樣,妳上網看Youtube,很多人教怎樣開喇叭鎖,用信用卡掛衣架髮夾什麼的就可以打開了。開鎖匠很貴的,這個時間叫他們來,還不是給他們敲一筆。”

“好吧。”她蓋了電話,又打了一通電話給開鎖匠,說抱歉丈夫回來開門了,真不好意思。


她上網看Youtube,掉下淚流,還尿褲了。


2 thoughts on “玄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