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

“愛玲,原來出家是一種病,打針就會好了。”國權坐了一夜車,爬了六百級階梯,到廟里見前女友。

“是一種古老的脱氧核糖核酸病毒導致的,現在有解藥了。”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施主,您所謂的解藥,或許只是一種刺激眾生慾望的化學品。”忘緣比丘尼看到國權後有點驚訝,但馬上就恢復尼姑應有的尊容。

“愛玲,你知道這句話害慘了多少人嗎?這句話建立在否定和逃避的基礎上。哼!如果逃避一切,不要面對,選擇什麼都看不到,當然是本来无一物啦!哼!什麼本來?不是本來沒有,是妳逃避!”


國權的聲音在佛堂中迴盪,那個“避”聲來回,避。。。避。。。避了三響,正要消失,國權就繼續說:“妳要說這些聰明話,我就跟妳說!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妳不覺得神秀說的比較對嗎?”

“人有身有心,身心會受污染,我們要面對要解決,不是逃避!哼!那個惠能是看了神秀的話,硬掰罷了!神秀是在打比喻,惠能只是否定了這些比喻,把所有都說成沒有,誰還能掰贏他?”

“你不知道那是一場競爭嗎?最后惠能的弟子幫助朝廷募款成功,讓南宗勝利了!”

國權一口氣說完,忘緣沒有回話,只是微笑著搖搖頭。國權最討厭她這樣,這讓他感覺到自己被嘲笑,似乎是她知道了宇宙的大秘密,他卻是個愚昧的人。

“妳說話呀!妳開示我呀!”國權大喊。

“在逃避的人是你吧!忘了我吧施主。阿彌陀佛。”忘緣說。


“妳出家後一年,我也出家了。”國權說。

忘緣第二次露出驚訝表情。

“但那只是一種逃避,我天天唸經也忘不了妳,我天天想著妳打手槍。”國權說,“後來我接受了解藥,明白了一切,讓我為妳打針吧!”

國權撲向忘緣,把她壓在地上,忘緣掙扎,國權將她翻身,扯脫她的禪衣,光滑的屁股展露在釋迦摩尼佛像前。

“其實是政府派我來的,越來越多人出家逃避問題,沒有人工作,國家的生產力就降低。不要說資本主義社會,這樣下去,共產主義社會也會有問題。”國權一邊說,一邊掏出硬繃繃的陽具。


忘緣閉上眼睛,這是自己的業障嗎?她停止掙扎。突然,她聽到小小聲的“速”響,清晰筆直劃破廟里的空氣,她感到身後的壓消失了,國權咚一聲倒地。

“師父您沒事吧?”一名蒙臉、一身黑色制服的男子把忘緣扶起,“這個精神病人昨晚逃脫了,您認識他?”

“他是我的前男友。”忘緣面無表情,像一朵浮在平靜水面的淨蓮。


3 thoughts on “逃避

  1. 我在期待着“施主…不要…施主…不要…施主…不要…停…”
    结果,这情节没出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