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同學

“妳別再過來了!”漢光奔向門口,對逼近他的女人大叫。

雖然不是生與死的關鍵時刻,他還是拿出了那個泰國高僧給他的錦囊。這一刻、眼前這一幕,是他人生中面對的最大困難。


一個月前。。。


“按摩師說我的背,完!美!”水仙向漢光報告。

兩人在一年前通過臉書重逢,是漢光先主動聯絡她。同住在一個城市里,他們每數週見面一次,話題從小學時光,漸漸談到過去四十年的生活。

當年很多同學暗戀她,包括漢光。漢光後來老老實實打了一份工,與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結了婚,如今已是一家大公司的主管,兩個孩子都已畢業了。

水仙小學還沒畢業,就被發掘當上童星,發了兩張賀歲唱片,拍了數支廣告,後來與一個製作人結婚,生了一個孩子。丈夫夜夜笙歌。

“哦!有機會的話我也想看看。”話一出口,漢光就後悔了。

“你想看?有機會我給你看!”水仙已不是第一次挑逗漢光。

半年前她開始傾訴性生活不美滿,他清楚這樣下去會是什麼後果,但他一次又一次迎合,告訴自己只不過是聆聽,為老朋友解憂。

過去一個月,漢光每週與妻子造愛三次,妻子也嚇了一跳。妻子的強項一向以來是乳房,但漢光突然轉攻背部,妻子不知他在背後搞什麼。


半小時前。。。


漢光不認為自己中了泰國降頭,他決定面對那個困憂他的背。

“我想看妳的背。”漢光喝了一口咖啡,小聲地說。

“嗯,我的肩膀剛好有點酸痛,給你看的話,你會幫我按摩嗎?”水仙的挑逗又來了。


十分鐘前。。。


兩人坐在酒店套房的床上,水仙背向他,把連身裙退到腰際,解開了胸罩,撥開長髮,露出光滑的背。沒有汗孔,沒有斑點,沒有贅肉,肩胛骨、肩峰把沒有脂肪的肌肉撐得緊實,白皙的皮膚在燈光下發亮。

“右邊有點酸。”水仙的口吻帶有命令。

“是。。。班長。。。”漢光的聲音微弱,像回到了六年級,班長水仙喝令他的事,他都一一照做。

漢光十指按壓在水仙的雙肩上,一注又一注的血液衝向下體,早已勃起的陽具在褲檔中隨著心律在彈動。

“嗯。。。好服舒。怎樣?”水仙一邊說,一邊用雙手束起長髮,漢光的手從背後伸去,繞過腋下,托住水仙的乳房,他的舌頭與牙齒在她背上舔咬輕吻。

“噢!男人哦!”水仙爹了一聲,在微笑中呻吟。

水仙站了起來,向前走了幾步後把連身裙和內褲一併退下。眼前這一副裸體,像是一個三十多歲女人的裸體,漢光的目光貪婪地掃射,不知該在哪里停放。


漢光下意識拿出手機,像每次食物送到,吃之前要先拍照一樣。突然,他感到一陣暈眩,手機的牆紙是他的全家福,妻子和孩子的燦爛笑容提醒了他,自己是多麼的幸福。

這時,他決定拿出隨身帶的錦囊,解開後里邊有一張黃色小紙,像是一張符咒,符咒上寫著一個指示。

“跟著指示做就可化解危機。”泰國高僧的聲音在漢光腦中響起。

漢光解開褲檔,堅便的陽具蹦了出來。這時,水仙轉過身來,那對堅挺的大乳房像野獸的雙眼,露出兇光。水仙一步一步向他逼近,他握住陽具,不斷快速上下搓弄,一邊打手槍,一邊向門口奔去。

“妳別再過來了!”漢光大喊,他跌坐在牆角邊,定定地盯著眼前的裸體,握住陽具的左手不斷快速揮動,像緊張地為一把老舊的萊福槍上膛。

“妳。。。妳別。。再過來了。。。啊。。啊。。。啊。。。”他的眼珠往上吊,一隻手掌大力握住陽具,另一隻手的五指抓陷了地毯。

“不。。。。。。要。。。。。。”射精那一刻,漢光聽到水仙大叫,她的聲音彷彿是從遠處傳來,是多麼的慢,多麼的低沉。


1 thought on “小學同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