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男

第一次撞見他,是在一個星期三,下午四點多。我平時沒那麼早回家,但那天有點事。

我住在組屋,那天從電梯出來後轉左一進走廊,就看到他。他全身赤裸,站在6號單位門前,他看到我後就向走廊盡頭跑去,那邊有一個樓梯。

他大約二十多歲,身材清瘦,屁股沒什麼肉。我住的那一層有沒有這樣的一個人?我不知道。他也有可能住在樓上或樓下某層,或許根本不住在這里。

有整整一週時間,我相信他是6號單位那個女人的情夫,那天因為發生了什麼事,他急著離開,衣服也來不及穿。後來我才知道,6號單位那一對新婚夫婦早就搬走了,據說那單位鬧鬼。


月初我去底樓管理室付管理費時問了王伯。

王伯住在管理室的隔壁單位,組屋的管理層聘請他當全職員工,其實他就是管理委員會主席。

“最近有沒有居民投訴組屋出現一個脫光光的瘋人?”

“沒有。”王伯說。

“有一天我看到,他出現在9樓。”我說,“可不可以查看走廊的CCTV?”

“陳小姐,其實我們的CCTV多數是壞的。”王伯小聲說。

“王伯你有兒子嗎?大概二十多歲左右。”我問。

“有,但他死了。”他低著頭,繼續寫收據給我。


我又看到他的那天,也是星期三,我請假沒上班。下午接近五點時,我要出門辦事,一打開門就看到他正往樓梯跑去,一樣全身赤裸。

“等等!”不知為何,我想跟他談談。我快速打開門鎖追了上去。我聽到腳步聲,他在往上跑,我追了三層樓就很喘,只好放棄。樓梯間突然恢復寂靜,他一定是住在這里。

接下來一週,我每天都想著他,甚至在星期三請假,在樓梯間等待,但他沒有再出現。

如果一個人不瘋,會赤裸出現在走廊嗎?唯一的原因是他覺得這樣做很刺激。


那天晚上我脫光衣服站在剛買的全身鏡前,仔細看著自己肥胖的身體。多久沒有這樣看自己的身體了?天啊!快要二十年了!

從鏡子看自己的乳房,發現它們很大,肚子也很大,都遮住陰毛了,兩條大腿肥大到擠在一起。自己看來就像英國表現派畫家佛洛伊德的那幅肥裸女畫。

我等到凌晨兩點,屋外走廊一片死寂時,拿著一條大毛巾開門走了出去。我快步走了十步後就折返,躲在門後喘氣。好刺激。第二次我不帶毛巾,走了二十步,冷風吹在肉體上,我感到興奮。我停留在鄰居家門前,會有人突然開門嗎?電梯門突然打開的話,我來得及跑進家里嗎?

我再向前走,離家三十步,這時,我看到他全身赤裸,站在樓梯那邊向我招手。


4 thoughts on “裸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