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焦慮

她要和朋友去爬山露營。

“沒事呆在家里就好,爬什麼山?爬山遇上意外的風險比呆在家里高很多。”他反對。

“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在家里看書聽歌的!”她反駁。

“人不是都追求安全的嗎?”他說。

“人不是也會去冒險的嗎?”她說

“不就是那些爭取達爾文獎的人囉!”他嘲笑她。

“你又不說有些人的雄激素特別低?”她反擊。


她和三個朋友去爬山,會在深山里露營,還打算在第一夜圍著火堆,舉行講鬼故事比賽。

他們上山時,天色剛亮,氣溫很低,體溫引來蚊子,但他們早有準備,都塗了驅蚊劑。

為冒險而作準備的過程會令一些人興奮難眠,他們就是。一個月前就興高采烈,開了通訊群組,買一支登山拐杖、一把露營刀、一個水壺,都會熱烈討論。劃策這種事會令人上癮,讓人以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看到事情如計劃般進行時,會有莫名的滿足。

塗了驅蚊劑,蚊子不能叮咬他們,讓他們有這種感覺。


他們登山七個小時後,其中一個叫珍妮的女生就說肚子痛,其實她痛了很久只是沒說出來。現在痛到走不動了,而且開始嘔吐,體溫飆升。

“會不會是食物中毒?”她說。

“比較像是急性盲腸炎。”一個叫金麗的女生說,她中學時參加過聖約翰救傷隊。

“我們叫人上來送她去醫院吧!”她拿出手機,但讀者你一定猜到了,沒有訊號。

“我們做個擔架抬她下去吧!”一個叫美燕的女生建議,她中學時參加過女童軍。

珍妮是她們當中最肥的那個,但還有其他辦法嗎?她們給珍妮吃止痛藥,在忙著用露營刀砍樹做擔架時,珍妮死了。金麗說對了,是急性盲腸炎暴發。


三人哭了一小時後,決定把珍妮的屍體抬下山。還有五個小時就要天黑了,但她們走得很慢,跟著上山時做下的記號確保不會迷路。

他們輪流兩人抬珍妮的屍體,另一人走在前面領方向。走了兩小時後,美燕突然大喊:“眼鏡蛇!”然後就調頭跑,她和金麗丟下珍妮的屍體,也跟著美燕跑。

那是一條眼鏡蛇王,它追上了金麗,金麗被它咬了一口,不久後就死了。她和美燕不敢回頭,拼命跑,當她們體力透支停下時,才發現迷路了。


“金麗呢?”她問,但美燕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哭了起來。

“快,我們趕快下山。”她拉著美燕站起來。

“我們都迷路了,怎樣下山?”美燕還在哭。

“往下走就是了,會有訊號的。”她說。

她們往下走,但樹林卻越來越濃密,天色越來越暗。


路上她們被殺人蜂追擊,美燕被蟄死。


她跳進河里躲開殺人蜂,但她不會游泳,被淹死了。

The End


1 thought on “作者的焦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