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布那樣長

開放性關係是妻子先提出的,他是個明白事理的人,所以接受了。

“我最愛的人還會是你!”妻子高興地說。

“總之別搞出一個孩子就是了。”他拿起商業雜誌繼續讀。

“晚安。”妻子吻了他的額頭,帶上耳塞,關了她那邊的燈,拉下眼罩。

開放性關係是每個已婚男人夢寐以求的事,但對他來說不是。

他來回讀著書頁上的字句,但那些句子變得毫無意思,他關了燈後躺下,妻子已睡得好沉。


一年前的某一天,他意識到自己沒有晨勃。一開始以為是接手岳父的生意後有壓力,但半年後他感到膀胱不舒服,半夜會感到尿急醒來小便。

“前列線有點腫,以你這個年齡來說,應該是尿道被細菌感染了。我幫你驗尿,下個星期一你再來一次。”醫生說。

“前列線腫會導致不舉?”他問醫生。

“也可能是精神壓力導致的,你最近有壓力嗎?不要緊,我先開抗生素和偉哥給你。下個星期一你再來。”醫生說。


差不多就在那時候,妻子突然愛上登山露營,還買了一輛吉普車。服裝上也改變成背心和短褲,定時用日光浴曬黑機打造古銅色肌膚。

“這次和誰去?”他問。

“仙蒂他們囉!你看看這條短褲適合嗎?我們這次露營的主題是野性的呼喚。”妻子讓他看看手機螢幕上的一條熱褲,那是一件豹紋短褲,兩百塊一件。

“仙蒂的男朋友有去嗎?。”他問。

“羅伊斯嗎?她飛掉他了。你看看,仙蒂選了這件,她說要全程穿這件虎紋丁字褲,她真的很敢!我買了送給她。”

仙蒂是妻子的健身教練,一頭染紫的短髮,練出了明顯的腹肌。他不喜歡仙蒂,可能是他覺得仙蒂帶壞了妻子,或是仙蒂在那一晚讓他難堪了。


“你的尿道沒被感染。”醫生讀著手上的驗尿報告。

“那我吃的抗生素不是白吃了嗎?”這句話他沒說出口。

“那什麼事導致前列線腫?”他問醫生。

“老化。前列線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老化,有些人的老化會來得較早。”醫生說。

“有藥吃嗎?”他問。

“我開alpha blocker給你。”醫生說。

“會讓前列線消腫?”他問。

“alpha blocker是給你小便時比較順。你還需要偉哥嗎?”醫生問。

“醫生,有什麼藥吃了可以持久?”他問。

“暫時還沒有這種藥。”醫生說。

醫生交待他別憋尿,別久坐,多做運動尤其是跑步,還有戒菸。

他告訴妻子醫生說的話,但沒說到戒菸,因為他不相信。

“原來我的問題是前列線腫漲,真抱歉。”他說。

“這是沒辦法的事,不是你的錯。其實我每次也有爽。”妻子的諒解和謊言反而讓他生了悶氣。

“可是妳沒有高潮是不是?”他問。

“嘿,我有一個建議。”妻子湊近他小聲地說。


門鈴響起時,他正吞下偉哥。妻子開門給仙蒂,仙蒂穿著一件紅色的抹胸無肩背心,淺藍色丹寧低腰熱褲,身材高大,手上拿著兩瓶劣質葡萄酒。

“她就是我跟你提起的仙蒂。”妻子說。他向仙蒂微笑,接過那兩瓶酒後拿到廚房,開了另兩瓶自己買的。

“妳們喝吧!我今晚不喝了。”他為她們倒了酒,關上窗簾,把客廳的燈光調暗。

他去放黑膠唱片時,仙蒂已在沙發上開始吻著妻子的頸項。妻子閉上眼睛,發出嗯嗯聲,看來很享受,她們該不是第一次。

他在另一張沙發坐下,一邊聽歌一邊看她們。仙蒂把自己的衣服脫光,像水蛇般擺動,她唅著自己的食指,另一隻食指伸到陰部去了。

他一直看著仙蒂的那對假奶,沒有發現妻子也已脫光,看著仙蒂自慰。她們手指的動作越來越快,兩個濕潤的陰部同時發出嘰嘰聲,像是在參加某種比賽。

“今晚該插哪一個呢?”他在腦中盤算。吃了偉哥,可能可以插兩個。


如果讓仙蒂騎上去,他半分鐘就射精。那一晚妻子看了先是吃驚,然後笑了出來,還為仙蒂鼓掌。

他感到羞恥,他不喜歡仙蒂,但對那種高潮上癮,也可能是不相信妻子,才會一直付錢給仙蒂。

“謝謝老板300塊。”仙蒂每次都向他要現款。

“為什麼每次跟我做之前妳都要先去舉重?這樣不會累嗎?”他躺在酒店的床上,仙蒂已穿好衣服。

“我操這些肌肉時,性慾會高漲。”仙蒂說,“你嫌我太大隻嗎?剛剛操完是這樣的。”

“沒有,只是好奇妳不累嗎?”他拿出錢包。

“都不用一分鐘。。。你有去看過醫生嗎?”仙蒂問。

“妳是說不持久的事嗎?哈哈哈,不持久也是好事,持久反而更累,不是嗎?”他說。

“你開心就好。”仙蒂接過錢,走向房門。

“等下。”他叫住她,“告訴我好嗎?安娜是不是跟妳的前男友羅伊斯。。。”

他一直懷疑妻子除了和仙蒂上床,也跟羅伊斯上床,但仙蒂否認和妻子有那種關係,就僅止於那一晚,妻子付了她300塊。

“不是告訴你很多次了嗎?我真的不知道,你自己不會去問安娜嗎?”


開放性關係。妻子一定是有對象了,一定是羅伊斯。他要找誰來搞開放性關係?辦公室那個女秘書會願意嗎?被岳父發現的話後果一定很慘。不能持久,還搞什麼開放性關係?說不定還會被秘書到處唱他性無能。

妻子睡得很沉很沉,嘴角似乎露出滿意的微笑。

他好不容易入眠,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尿急感把他叫醒。

他起身小便時,發現門縫飄入濃煙,想不到前列線出問題也帶來好處。

“該不該叫醒妻子一起逃呢?”他在腦中盤算。


他叫醒了妻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