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晚餐

那晚餐廳來了8個年輕人,一男七女,我有不祥的預感。

“我是艾琳娜,預定了8點鐘,8個人。”其中一個女的告訴我。

“請跟我來。”我把他們帶到兩張靠落地窗的長桌。

“蛤?你要我們分開坐?”聽艾琳娜的語氣,我覺得她是個缺乏教養的人。

“對不起小姐,這是政府的規定。”我說。

“今天是她的生日。。。”另一個女子幫腔。

那個一直站在艾琳娜身旁的男子把我拉到一旁,塞了100塊錢給我,“你們不是有貴賓房嗎?”他的笑容和善,看來教養不錯。

我把他們領到貴賓房,關上門,讓他們看看菜單。


“他們的carbonara要88塊錢。。。”其中一名女子跟她旁邊的女子小聲說,但被我聽見了。

“小姐,我們的carbonara用上意大利進口的guanciale,24個月的PDO parmigiano reggiano和pecorino romano。”我趕緊解釋。其實我喜歡看這種顧客目瞪口呆的樣子。

那位男士點了一份88塊錢的安格斯牛肉漢堡,我覺得他有點小器,但還是說了:“good choice,謝謝。”

15分鐘後,那些女人仍沒點餐,還在翻看不到10頁的菜單,我有點擔心菜單被她們翻爛。

“你覺得這個啦啦ok嗎?”艾琳娜問那位男士,他馬上把握機會靠近她,盯著她落在菜單上的手指頭。我敢擔保他聞了她頭髮和頸項散發出來的香氣。

“我沒有來過這間廳餐,這個北海道scallop你想試就點吧,我請妳吃。”

艾琳娜點了北海道scallop之後,其他女子也變得踴躍點餐,牛、羊、雞、豬、海鮮、菜、馬鈴薯、湯都點了。


“你們要喝什麼呢?我們這里有意大利進口的pellegrino。”我介紹她們。

“我要!”其中一個女子舉手。

“我也是。”另一名女子說。

“我也ok。”艾琳娜說。

“今天這位小姐生日,你們要不要點一支葡萄酒?我們剛好從意大利進口了barbera d’alba,它帶有櫻桃的香味,相信我,小姐們一定會喜歡。”這支酸性高的酒最難賣,但我會努力推出兩瓶。

“就拿一瓶來。”艾琳娜說。

“謝謝小姐。”我之後重複了一遍他們的餐點,確保無誤。

pellegrino上桌後,她們才發現是白開水,於是又點了四杯橙汁,一杯和一瓶pellegrino一樣,我們賣30令吉。


晚餐上桌後,艾琳娜把外套脫下掛在椅背上。這時我才認出這名網紅,那個香肩和乳溝,不會錯,是她。

她的朋友們見她脫下外套,馬上就起哄,拿起手機朝她拍,建議她擺出性感姿式和那盤啦啦一起上鏡,她不肯。

男士猛吞口水,安格斯漢堡他吃得有點急。他並沒有交待我之後關燈推一個生日蛋糕進去,我看是希望晚餐快結束,然後帶艾琳娜離開,才送上驚喜。

不過,艾琳娜的姐妹們對我們的擺盤有高度評價,照片拍了又拍,遲遲不肯動口。

“大家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男士催促她們。

“你這樣急,等下要帶艾琳娜去哪里?”一個女子一邊為薯泥拍照,一邊說。

“沒有啦,等下我還要去見其他朋友。”艾琳娜插話。

我送上第二瓶barbera d’alba時,聽到她們的對話,那個男士把剩下的半個漢堡放著,看來有點失望。


終於,他們吃完了甜點,男士向我要了賬單。

“謝謝3679元。”我恭恭敬敬,希望可以帶來一點小費。

“我先結賬,妳們算了才還我錢。”男士宣佈,拿出了一張信用卡。

“艾琳娜,今晚不是妳的朋友請嗎?”一陣寂靜後,點了一客456塊錢日本rib loin的那個女子說。

我退到燈光外等候,給他們一些時間討論。

“我只請艾琳娜,今天是她的生日,我又不認識妳們。”男士解釋。

艾琳娜沒有說話。

“做男人做到像你這樣小氣真的是經典咯!”另一個點了一客396塊錢日本sirloin的女子當場發飆。

“艾琳娜,是妳約我來的,我說我不認識妳的朋友,但妳說她們都很nice。”男士有點怪罪艾琳娜的意思。

艾琳娜沒有說話。

“我不是說了嗎?我可以來,但我只請妳一個人。”男士說。

艾琳娜把男士拉到房外談。


“各位女士,我可以先收掉這些盤了嗎?”他們出去後,我走到燈光下。

“隨便你。”其中一個女子說。

“我真的沒有見過這樣不gentleman的男人!”rib loin女說。

“就是咯!這樣的款怎樣追到艾琳娜?艾琳娜deserve better!”sirloin女附和。

“剛才那塊cheese cake多少錢?”點了cheese cake當甜點的女子問。

“38。我的creme brulee也是38。”吃了一客179塊錢lamb rack的女子說。

這時,艾琳娜和男士走了進來。

“我們平分吧,一人460塊。”艾琳娜宣佈。

“艾琳娜的生日被搞到這樣,哼!不知是不是男人來的!”rib loin女說。

“我只吃了caesar salad加雞肉,我看不用100塊吧,要我給460?”salad女不滿。

“我的漢堡只是88塊錢,那些紅酒妳沒喝嗎?”男士開口了,“艾琳娜,妳跟她們說清楚,我去廁所。”

艾琳娜把信用卡交給我,我在門外遇到男士,他塞了1000塊小費給我,我還以為他瘋了。之後他就離開餐廳了。

我把信用卡和收據送回貴賓房時,幾位警察衝進來,罰了她們和餐廳每人1000塊,因為違反了防疫SOP。

這些年輕人吃的晚餐有點貴,但不該是我說的話。


1 thought on “生日晚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