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著公事包的顧客

那一年應該是06年,我接了一個客。他穿便衣,但提了一個硬殼公事包。我還以為他是香港人。

“老板在哪里發財啊?”我們被訓練這樣問候顧客。

“為何妳們喜歡問這個?問別的可以嗎?”他把公事包放在床邊的地上,發出咚的一聲,公事包看來很重。

“這是今晚老板將享受的36式,請老板看看。”這個顧客看來會找麻煩,我還是少說話好。

他默默讀著那本印刷精美的菜單,點點頭,然後把眼鏡摘下。

“妳可以開始了。”


我在呈獻冰火九重天時,他突然開口問,“妳知道冰火九重天是什麼人發明的嗎?”

“聽說是香港人。”我說。

“聽說是馬來西亞一個醫生發明的。”他說。

“醫生?”我用熱毛巾輕輕擦拭他的陽具和睪丸。

“本來是用來治療早泄的。”他解釋,“原理是通過一冷一熱交替的激刺,來降低龜頭的敏感度。”

“最後傳到內陸?”我問。

“嚴格來說是技術轉移。不是有很多內地人去了大馬做妓嗎?”他說。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老板要塗上溫蜜糖還是楓糖?”

“隨便妳,反正吃的人是妳。”他說。


他不再說話,一直到我拿出九連珠棒。

“這個葫蘆冰糖是要做什麼的?”他大聲問。

“你轉過身,放進去很刺激的。”我說。

“這個不行!我不要做這個!”他連忙坐起身,陽具也馬上軟了。

“好好好,但老板需在這里簽個名字。”我拿出一張表格和筆。

“簽什麼名?”他問。

“簽個名證明是你自願放棄這一式。”我解釋。

“哎呀!不做不是行了嗎?還簽什麼名?”他說。

“不好意思老板,這是公司的規則,有些顧客講好不做,後來又去告狀說我們少做,我們會被處罰的。拜託了!”我說。

“好啦好啦!真麻煩!”他在表格上簽了名字。


那一晚他簽了很多次名字,放棄了至少10式,他說他接受不來,於是大約一個小時半後我的服務就結束了。

“還有一個小時半,老板,你覺得我們該做什麼?”我暗示他。

“我要走了。”他說。

“都來了,反正還有時間,不如我們玩別的。”我趴到他身上,用陰唇摩擦他的陰莖。

“不如我們談天。”還沒等我開口,他就繼續說:“我看妳也做不了多少年了,妳看,年紀越大,價錢越低,是不是?”

“的确是這樣,從1000元降到現帶的700元,再跌就是最低收費600元了。”我說。

“你有男朋友嗎?千萬別養男人呀!自己辛苦賺來的錢要收起來,以後才有本做點小生意。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他說。

他只是個陌生人,但那一刻我流下了淚。

“什麼事?”他慌張了起來。

“他不要我了。”我躺在他胸膛上,哭了起來。


我們就這樣靜靜躺在床上半小時,他一直撫摸著我的頭。

“你說該做什麼生意呢?”我問他。

“妳有聽過瑪卡嗎?”他邊說邊下床拎起那個公事包。

“沒有。”我說。

他打開公事包,拿出一小包東西,“這東西好料來的,可以改善勃起功能障礙。”他在我面前晃晃那包東西,發出沙沙聲。

“你是說壯陽嗎?”我問。

“是的,用水沖泡喝就可以了。我可以給妳一些,妳嘗試推銷給顧客看看。”他從公事包拿出30包放在床上。

“要賣多少錢呢?”我問。

“一包賣30元就好,妳可以賺20元。”他邊說邊拿出一些傳單,“這是直銷產品來的,妳有聽過直銷嗎?”

“有。”我回答。

“這樣就容易了,信我,這盤生意絕對做得過!”他突然神采飛揚,“妳當我的下線,然後去招妳的姐妹當妳的下線,包妳3年內賺一大筆錢!”

“真的謝謝你,讓我想一想。”我說。

“給我妳的電話號碼,我回國後會再聯絡妳,到時希望聽到好消息。”他說。


“還有半小時,不如我們做吧!不額外收費。”我打開一包倒入水中讓他喝下,那包東西真神奇。

後來我在一星期內就把30包賣完,但那一晚後,我沒再見過他,也沒有收到他的來電。


2 thoughts on “提著公事包的顧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