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東京

他明早就要離開東京了,他們約好在酒店酒吧見面。他知道這將是最後一次,他決定把要說的都說出來。


“30年前我姐姐來東京唸書時被人殺了,大概就是妳這個年齡的時候。”他停下喝了一口三得利威士忌。

看她毫無反應,他繼續說:“我爸爸非常傷心,原本我要去美國深造的,他不讓我去了。”

“你姐姐為何會被殺?”她問。

“有人要強姦她,她反抗所以被殺了。”他說:“爸爸不讓我去美國的事,我也是從新聞得知的,他當時接受訪問時這樣告訴記者,沒先和我商量。”

“他們最後有捉到人嗎?”她問。

“有,很快就捉到了,但過了三年爸爸還是放不下,媽媽也一樣。我明白他們擔心再失去孩子,但我的人生和前途不能被姐姐的事拖累。我們吵了一架,我離家出走去了美國。”他說。


“你的父母和我的不一樣,我是說我的親生父母,我在孤兒院長大。”她喝了一口六琴酒。

“可能他們有什麼苦衷吧。”他說。

“一對男女通過社交平台認識不久就約去酒店上床,一次就懷孕,男的不認賬。”她說。

“即使男人不認賬,女人也會獨力把孩子養大的,這是母愛。”他說。

“女的還年輕,這個孩子會拖累她的人生。她也不想跟他結婚,只是要生下孩子,叫他拿回去養。”她說。

“應該合法化墮胎的。”他說:“但墮胎的話,妳今天就不會坐在這里了。”

“他們都不要這個孩子。”她說。

“妳怎樣知道妳的生世?”他問。

“我不知道,剛才講的是我讀到的一則舊新聞,只是在想我很可能就是那個孩子。”她說。

“新聞里不是有照片嗎?妳長得像他們嗎?”他問。

“那個女人召開新聞發佈會,公開要求男的負責,但她戴著黑眼鏡和口罩。”她說。

“我們的人生不是好好的嗎?我去了美國,活到五十歲了還沒有死。妳最後被有錢人領養了,還能一個人跑來東京玩。為我們的美好人生乾杯!”他舉起酒杯。

“你今晚要說的就是這些?”她問。

“不是。妳有看過Lost in Translation嗎? ”他問。

“什麼來的?”

“是一部老電影,說一個面對中年危機的男人在東京遇見一個年輕女子的故事,很像我們。”他說。

“最後他們有做愛嗎?”她問。


他湊近她耳邊,說了一段悄悄話。


1 thought on “情迷東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