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了

意外記者這一行,通常都是需要與敵對報記者干個你死我活的,互相暗算已是平常事了。當然,那是在工作上。

新聞交上後,大家還是找個地方一起喝茶吹水什麼的,有人倚老賣老,有人就大吐苦水說公司怎樣不好,大家突然間變成了兄弟,游戲就跟據這規則走。

但我換了公司,以前的工作伙伴變成了敵人,以前的敵人反變成了合作對相。突然要我暗算他們,我很難下手,所以這星期來都主動通訊,盡量以和為貴。

也許真的是:工作是工作,朋友是朋友,但因短時間內我尚無法適應這種敵人變伙伴,伙伴變敵人的轉變,所以有產生被背叛欺騙的感覺。

那是錯覺,因為也許“工作是工作,朋友是朋友”一直以來都是這行的條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