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報界的二三事1

記者們多會在忙里偷閑,說說同行的趣事(壞話)。今天,小氣的記者我就八八關于檳城報界同行的八卦新聞。

中午出席一項記者會,與一名東瓜報的新記者談起,就趁機告訴她我曾到東瓜報應徵但沒被錄取的故事,以免她誤信謠言,對我產生不好的印象。(這個故事遲點再八給你們聽)

說著說著,就提到我的宿敵(這個也遲點才八給你們聽),“全國第一”的一名女記馬上插口,說我和我的宿敵相差太遠(是程度嗎?還是高度?)。

“人家10多年經驗,你是不可能追得上的!”從她鐵定的眼神看來,她似乎用盡了整粒腦來分析,才得出如此蓋世的結論。

我心想,宿敵,也未必是在寫新聞上作比較,但這些復雜無比涉及哲學神學和霹靂學的分析實在太復雜無比了,我決定不說,只附合她的思維路線,簡單表示:“我會向高難度挑戰!”

但可能她太關心我,怕我會練功過度走火入魔吐血,所以就“好言相勸”,要我別太勉強自己,因為那是不可能的……她再次強調“10多年經驗,沒得比”這個理論。

我想,這未免太過大日本帝國主義了吧!太難以接受了!本人自小就信奉大美國英雄主義。

親愛的“全國第一”女記,即使照您的思維路線進行討論,您敢擔保您那年經主任寫的新聞,會輸給驗經無敵的周身財大俠嗎?

或是您對“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個物理原理藏有過深的擔憂?或是,您根本是好心獻關懷?

那就算我小氣好了!

4 thoughts on “檳城報界的二三事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