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條,他有四條

同事回鄉,我頂意外新聞。昨天發生一宗死亡車禍,子托父帶證書到校,回途中卻被羅里輾過,腦碎慘死。

死者妻子在現場呱呱吵,邊哭邊責罵將考STPM的兒子,說他害死父親,看來也是無識之徒,兒子看來也相當自責。

新聞怎樣寫?

這是一則很好炒的新聞,但我不忍心。想到死者的兒子一定會更加自責。結果我簡單處理,不溫不火,一條新聞搞掂。

但是,“全國…..,我也不知道它是全國第幾,總之它旗下的肥記者大炒特炒,寫了四條,但條條都有互相重復的要點,母責子害死父親?他照寫!

這個我原諒他,他浪費紙?、無良?、甚至是無恥?,也不干我的事。但因為篇幅問題(他的新聞篇幅大過我),結果我老總傳了一句話給編輯,編輯傳給主任,主任再傳給我:“下次注意一點!”

我心想:注意什麼?!但所謂報館立場,還是別多說什麼。要怪就怪肥記者吧!

老總的眼晴到底長在那里?誰人知。

5 thoughts on “我有一條,他有四條

  1. 你有种.
    可惜你和我一样没钱.

    你不知道我们马来西亚喜欢最长,最高或最大的精神咩?

    MALAYSIA BOLEH

    中国也是要跟的.

    记得几年前有一个记者在采访火灾时,发现自己的老家也被烧了.

    当时这个POINT也是很好炒的,可以隔天各报却没有没有写到.

    至于你说的那个肥记者为什么没写?

    问问意外组前辈们吧.

  2. 老总的眼镜长在哪?我认为是长在为了要吸引读者的眼球。

    往往就是这样,良心道德与饭碗,我们需要做一个衡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