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到鐵打師父那里去,我的筋絡從頭頂拉到腰部,只好請他看看。

筋絡緊拉著,絕對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尤其是耳朵四週的筋絡,往往讓你以為自己中了偏頭痛。

數天了,我倍感不適,身體不自在,時時刻刻都覺得疲累非常。鐵打師父說我真的是過度疲累了,且壓力太大,夜晚有睡也等于沒睡。

他幫我按摸後說,回家後我該睡一睡。結果,我真的從7點就眼睏,8點多女友致電來時,我也只嗯嗯嗯回應,處于半昏迷狀況。

11點多才被樓下慶贊中元的歌台歌手吵醒,他的歌聲有點像莊學忠,唱著黃安的歌。真叫人豬爛!

慘!錯過了興女友的約會,致電過去時,她媽媽說她已睡了。屋友剛回來,他沖涼後我們相約到咖啡店喝兩杯。

暫時把寫不完的稿拋在腦後,鐵打師父應該會非常贊成的。希望女友也有個美夢。

2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