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界二三事之一姐的月經

今天下午被安排去採訪一個節目,5點30分,接近放工時間,有點無精打采。

巧遇2報館一姐記者,她們比我早到,1人已在桌上開動胃口,1人向主人家說 :“不是不賞臉,只是我是吃素的。”

可能是傍晚的情緒作怪,準備領獎的選手也毫無生氣,我更不用說,邊喝著茶邊暗算怎樣用300字解決這新聞。

果然是300字的新聞,2名一姐不打算向領袖多問題外話,意味著可以提早走人。我腳長步大,所以走在一姐前。

走向停走場時2人交談,酒店外我拿摩多她們取車,我就說:“妳們都駕車嗎? ”但是,有問等于沒問,她們完全沒理睬。

可能是傍晚的情緒作怪,或是她們剛才正談著月經同天來潮的緣份,才會當我透明。

我吹著口哨步過馬路,太陽正西下,而我得赶完300字後扑向另一個又是300字的節目。忘了一姐月經的事。

5 thoughts on “報界二三事之一姐的月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