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大道理

採訪九皇大帝出鑾的新聞後,被蘇東叔叫去喝兩杯。

蘇東叔做了繞道手術後,酒量和體力不如從前,兩杯下肚再加兩條IQ題攻腦,他就說累要回家了。

這時,咖啡店老板把我叫住,介紹了阿Linda姐給我認識,讓我在這一個平凡的夜里,領悟了我人生中的第二個大道理。

阿Linda姐要與我握手,我伸出手時她反而臨時改變主意,要我跟她女兒握(就坐在她身邊)。

看來她女兒應有18歲,阿Linda姐劈口就問:“有女友了沒?”,我還沒答她就說:“都不英俊!不能當我女婿!”

咖啡店老板馬上打圓場,我打哈哈。阿Linda姐又問:“能不能喝(酒)?”,我說不能,她又搖頭說:“什麼都不能,我女兒才不會要!”。

這時,我才認真打量他女兒,兩頰雀斑、爆牙。她馬上提醒她媽,說:“妳還有其他女兒(嘗試向我暗喻她媽要送出的其實是她姐姐)。

頭腦突然噹!的一聲:突然覺得發表偉論是很煩人的,以後要多在各方面自我隔離才行。

雖然兩件事沒什麼相關,但這就是我人生中所領悟的第二個大道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