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毒日

昨晚放工前決定在回家後要寫掉一篇欠下數月的稿。

豈知與女友吃完燭光火鍋回來後已是11點。沖好涼開手提電腦,突然想起祥哥介紹梅毒殺手,所謂工藝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結果我決定先下載軟件掃瞄電腦。

這時,屋友回來,手里提著大包清潔、消毒藥水,我心想不妙,肯定是他的小女友又要來了。

他先投訴我捲煙時把地上弄髒,再好意思地叫我“分工合作”,結果我在電腦被掃瞄當兒,用吸尘機把地上的長髮絲團(他的)吸光,整理、丟垃圾。

一不做二不休,結果我又發奮洗了廁所。這時電腦掃瞄完畢,果然中了梅毒,殺毒工作又是另一個時間。

屋友用清潔、消毒藥水狂洗廁所,看來必然有目的。他播著振明(一名基佬)才會聽的chill out音樂,讓我想起家鄉(亞羅士打)火車站後的阿官,聽說如中梅毒,就讓他們含鳥,會好的。

1點多,半個字都沒寫到。什麼叫“決定”,我開始懷疑我自己。

13 thoughts on “消毒日

  1. 言言相炸何時了。沒必要跟無法共鳴的人多談。他説服不了你,你也説服不了他。這世界就是因爲有人各持己見,才有不同黨派之分。自己肯定自己就是了。如果異樣的聲音滅了,這個社會也就乏味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