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祥哥

我還記得,在我最失落想聽歌的時候,是祥哥越洋寄來他的聲音。

祥哥在番國雖說有妹妹陪,夜里也會上網與陌生女人交流過癮。但想來在冰天雪地時,他躺在單人床上是多麼的寂莫,讓我想起這里的印尼外勞。

想了一想就覺得悲涼。祥哥,這首bohsia night就特別送給你(別人要聽就給人家聽,別自私),希望你sleeping in heavenly peace,別打槍。

16 thoughts on “給祥哥

  1. 唯一比印尼外勞幸福的是不会被当地警察打劫。

    谢谢年兄的Malam Bohsia。不用打枪,听了当场就射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