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在路上駕車時,因想買東西或什麼的,而把車暫停在路旁一下,讓女友母親男友情婦奸夫下車,自己坐在司機位吹冷氣等待。

但這個一下其實蠻惹人豬瀾。檳島牛干冬(路很窄的)每天都會有這種人,且車都是大大輛的,當然威拉等小輛的也有一點。

不幸遇上他們,就得吃出右手,越過他們。迎面路多車時,還要暫在他們後面,陪他們等,但摩多騎士如我,就得晒太陽。

每次我越過這些司機時,多會望他們一眼,想看看他們長成什麼樣。不管男女,美或丑,我就是希望可以拋一塊磚,擊破他們的車鏡,再擊中他們的臉,最好中鼻子,讓他們嗅著血中的鐵味。

最重要的是我不會受法律治裁,反而被政府表揚:良好市民。

有次一輛車突然停在路邊,我響鳴數次,越過時看了一眼,美女司機逃避我的眼神,扮出天真無辜的臉。

我真想飛一塊磚進去,讓她鼻子流血,看她還會不會天真。

5 thoughts on “

  1. 如果對面車太多,我簡直bing到他移車才甘願。有很多人駕車是這樣的:自己方便最重要,別人死不用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