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不知你們的新年前夕怎樣過?

屋友工作後直奔女友懷抱,肥貓為高價超時工作、蘇東叔則到年輕人的夜店高歌,我因擔心剛復原的病重發而待在家里,沒見女友。

發了簡訊給女友,也回了不少朋友的簡訊,其中一封是問我“哈皮牛葉”是什麼?天啊!瀾翻譯,年輕人的玩意,電訊公司賺大錢。

我邊啃面包,扭開電視。吉隆坡正現場直播倒數,一堆男女主持人扮到興高采烈的樣子,不斷自問自答:“你們緊張嗎?我很緊張!還有半小時就是2007了!”

干!有什麼好緊張的?

我喝了10ml的Sedilix-DM Linctus咳嗽藥後爬上床,翻開Jean-Philille Toussaint的《浴室》,寫推薦序的台灣人真是他媽的愛炫,基敗!我只好跳過。

Jean-Philille Toussaint在28歲那年寫下這本小說,一炮而灴。“你們緊張嗎?我很緊張!還有半小時就是28了!”,半昏狀態,男女主持又跳了出來。

今早在鬧鐘響之前半小時驚醒,還以為工作遲到了。吞了一顆Amoxicillin抗生素後捲煙如廁。

新的一年開始了,我並沒有什麼大計。生命無常,這一刻安穩,下一刻便動搖,不是麼?

11 thoughts on “2007

  1. pai seh….
    原来我妈一直都在咳药,怪不得她那一天告诉我周杰伦找媒婆要认识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