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

昨晚放工回家後,蘇東叔致電相邀,說“義豐酒黨”有相聚。

我致電女友、沖涼後馬上與屋友趕去。因抱病喝酒,兩杯下肚胃氣上升有點昏,幸好阿興推拿師父出手,出了5口胃氣後大感順暢。

大伙們說起檳城60年代的紅脫衣舞孃,也是名妓陳惠珍,蘇東叔與阿興叔說:“把一粒乒乓球放進她的基巴,她把玩把玩,一會兒乒乓球拿出來後,就左扁右扁了!”

他們的意思是:她的基巴可夾扁乒乓球。但阿叔就是喜歡回味著描述,長篇大論,自我陶醉。

記得我曾用指頭按過乒乓球,要夾扁還真不容易。我說:不可能!兩名大叔笑我見識少,又問:基巴開汽水蓋、噴針、吹熄焟燭你聽過麼?

“這個我聽過…….但乒乓球………不可能!”

大叔露出儒子不可教的表情,如果當時可將我的陽具送入那台“夾乒乓球基巴”教訓教訓,相信他們會馬上下毒手。

後來坐在一旁的半醉屋友說:“我知道有一種便宜的乒乓球,較軟,易扁……”

我與大叔3人紛紛點點頭,大有所悟。

4 thoughts on “乒乓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