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吧火鳥

瘫痪過後幾天,我得了40度高燒。

但是,此燒只在太陽下山後才到訪,有點玄。躺在床上就發冷,蓋被就發熱,去被就發冷,完全不能入睡。

燒了2夜後的10點多晚上,急電蘇東叔救命。他送我到朋友的疹療所,打了只退燒針,阿興叔也為我推拿念咒給我吃符。

40度高燒在10分鍾內消失,隔天我活像1條龍,友人問起就大事論述一番。結果,晚上又中招,隔天太陽下山後又燃燒吧火鳥。

阿興叔到我家看看並喂我吃草藥,蘇東叔也隨同,前後共為我驗了2次血,並建議我戒煙3天。

結果我真的好了起來,之前不以為然的痰咳也大大減少。週五晚上到義豐大事歡慶,喝至凌晨4點,隔天8點起來工作,火鳥已死。

現在只是有點累,想睡。但友人說數天不見我寫,就快快寫篇吧!

謝謝蘇東與阿興叔,肥貓,女友,還有我身邊的朋友們。還有高凌風。

7 thoughts on “燃燒吧火鳥

  1. 还以为戏院里坐你后排的先生真的那么不开化,找上门把你绑架去给他孩子讲解那晚的故事情节了。

    吃了符就好,吃符就能够为那些死在40度高燒的无数精虫们超度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用你的右手送它们最后一程,去海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