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奶

屋友的女友在這學期比較忙,竟然又被選為學生代表,可見這是個非常注重外在美的年代。

屋友前幾天向我埋怨,說要聯絡女友說幾句也難如登天。他感覺自己不再被重視、失去了往常的控制權。

同時也失去了男人的自尊。

小女友白天忙學業,晚上又去看戲happy hour什麼的,整天一通電話也沒有。屋友認低威打電話過去。

3次。2次女友說沒空說話,1次不通。

今天情人節,他決定報复。不送禮物不要緊,還放狠話說不會打電話過去蜜語纏綿。

我說:“以後她不給你摸奶你才知道。”

豈知屋友非常有骨氣,他說:“我摸我自己的!”

(寫到這里,只見屋友撥了通電話,我說他沒用,他竟搬出耶蘇基督上帝和英文,說forgive and forget)

4 thoughts on “摸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